新闻资讯

第七回失落(7/12)

点击量:198   时间:2020-06-04 15:02
太阳还未升上地平线,罗亚娜就醒过来。她梳洗完毕,正要前往时空历史图书馆,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里安纳正一脸呆滞的站在她面前。她微微一愕,然後明白过来,叹道∶「她离开了。」「到底发生了甚麽事?」里安纳的语气相当生硬∶「她要到哪里?」出奇地,罗亚娜竟从里安纳身旁走过,没说一句话,自顾自的走向图书馆。这次里安纳著恼了,猛然喝道∶「奶不告诉我,我跟奶没完没了!」把在树上酣睡的雀鸟也惊得纷纷飞出来。罗亚娜叹气∶「你跟我来。」说著,他俩走向时空历史图书馆。途中,罗亚娜说道∶「里安纳,每个时空旅者都有他自己的命运之轮,照正常情况,时空旅者不明巨轮上符号含意的话,他的一生就给注定,绝无可能脱出他既定的命运。可是现在却出了我这个可以阅读巨轮的怪胎,情况就有点复杂。」里安纳心里虽然惦记著狄芬妮,还没有心神恍惚,闻言想了一想,说道∶「就是说藉著奶的预知能力,时空旅者若能提前得知往後发生的事情,就有可能故意反其道而行,脱出既定命运,对吗?」「对。」罗亚娜点头∶「以前曾有一名时空旅者,本来被命运之轮注定要在一次旅途上遇险,失去一只手臂。他从我处得知命运後,为避恶运,故意选取另一条路线,到了一处他本不应该到达的宇宙∶他的家园。结果┅┅」她脸上竟一片黯然。里安纳又再想,蓦地瞪大双眼,骇然说道∶「是否┅┅因为他故意违反命运,遭到了某种恶果?」这时他俩已经站在图书馆门前,罗亚娜听见他这样说,停住没行前,点头道∶「就是这样,他遭到了一项对时空旅者来说非常可怕的惩罚。」她望著里安纳说道∶「他失去了那与生俱来,穿梭时空的超能力。」说著,她推开了图书馆正门。里安纳当场呆住,他终於明白罗亚娜对她说这一大长篇的原因!「那┅┅」他的震惊简直难以言喻∶「也就是说若果现在我追上狄芬妮,我和她都会立即失去穿梭时空的超能力,再不能当时空旅者?!」「你好聪明。」罗亚娜点头,接著说∶「其实你的情况还是未知之数,因为你的彩虹光和时空磁暴能量均不是你与生俱来的力量,可能还有一线机会可以保住一点点,但你的未知潜能跟姐姐的力量就如你所说,一旦命运被打破,将会立即消失。」说罢,她走上尖塔第七层。里安纳跟上去,一路上脸色数度变化,时而忧虑,时而愤怒,却又现出痛苦哀伤的模样,一双拳头握紧了也不自知,而且他根本没注视路面,独自想著时双眼朝地,罗亚娜数次回头也没留意。当他俩走进那个放著许多巨轮图样的房间之时,他蓦地说道∶「罗亚娜。」罗亚娜回头,他的目光竟带一种坚定,说道∶「我──」出乎意料,罗亚娜竟立时执起权杖指著他,阻止他说下去。「?」里安纳不明其理,罗亚娜却说∶「我知道你想不顾後果,追上姐姐再算,但,别要说得太早。」「为甚麽?」里安纳的语气相当激动∶「我不怕惩罚!」罗亚娜冷冷的说道∶「那麽姐姐失去超能力,再不能回家,你也不理会了?」里安纳当场语塞!罗亚娜续道∶「当初你冒险闯进时空隧道,为的是甚麽?现在我明白的告诉你,你的朋友将能平安回到家园,即使你放弃你自己的超能力,我也不阻止你,反正对他们也没啥大影响。照原来的意愿帮助朋友,还是为了自己的情感,追上姐姐,决定权在你手上,我只能说一句话。」她看来不像十五岁少女,倒似是严肃的智者∶「你的决定,不单是你自己的命运,连带其他人的命运也会受影响,你必须洛u僮t责,没可能逃避。」里安纳闭上双眼,痛苦的点头。似是经过了很长的思想挣扎,半晌,他睁开双眼,说道∶「奶知否我的朋友在哪?」神态竟是疲倦得很,似是十分失落。罗亚娜双眸却闪过一丝极为痛苦的神色,可是里安纳居然没察觉。她再次阅读里安纳的巨轮图样,说道∶「你的朋友们,散落的地点我都见到了,但有些还未时候到达你遇上他们的地方,这,时候到达之前,我也没法告诉你。不过有一名女子的位置已经确定。」说罢她回身走出房间,返回第五层,里安纳追上去,步伐却出奇地沉重。罗亚娜心里不舒服,可没有表现出来,神色自若地把一块水晶簇交到里安纳手上,说道∶「这块水晶是我村特产,结合了图书馆内所有藏书的记载,各个曾有时空旅者到达的宇宙之方位、特性、生命形态等资料都在其中,还能指引方向,等於是时空界里的宇宙星图。没有姐姐带路,这就是你今後独自展开旅程的必须品。」并把使用方法,以及他即将前往的宇宙之位置告知里安纳。他默默的听著罗亚娜的指引,收起水晶簇,说道∶「我去了,很快回来。」说罢,他直接从五楼的窗户飞出去,却没有远离时便飞回来,问道∶「我要过多久才能再见到狄芬妮?」「这个┅┅」罗亚娜苦笑摇头∶「我真的不知道,总之不是一年半载就是了。」「唉┅┅」他落莫的点头致谢,独个儿飞上天空,心情差到极点。临打开时空隧道之前回头一望,洛文村东面的农地上,农民正在奇怪,何以才播种不久的农作物,祭典前还没发芽,一晚之内竟成熟了呢?里安纳想起了昨晚的情景,心里一甜,自嘲的想道∶「正傻瓜,我洛uo样子了?她一定不喜欢我如此郁郁寡欢的模样。」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想道∶「狄芬妮,我等待再见到奶的那一天来临。」想著,他吹奏著笛乐,打开时空隧道。那笛声苦中带甜,悲喜交集,虽然哀伤,却也带著无限的希望,比起他以往恒常的爽朗明快,竟平添了一份令人感动的深度,就连微风和植物,也跟随他的音乐节奏摆舞著。熟识音乐的村民都知道,他的乐艺在一晚之间夸进了一大步,只是无人明白洛up此。望著飞进时空隧道的里安纳,罗亚娜的心却不断往下沉,她不知将来如何面对他。「爷爷。」她说道∶「里安纳为甚麽不追上姐姐?他不爱她吗?」村长在她身後说∶「他当然爱她,否则他的笛乐就不会成熟了。」自从罗亚娜失去记忆,住在洛文村以来,都是村长照顾她,所以私下她总喊村长「爷爷」。村长续道∶「奶阅遍各种命运之轮,应当明白,纵然有不在人力操纵范围内的命运,但更多却跟人的性格分不开,有如此的性格,作出如此的决定,才造就了既定的命运。很多时候并不是命运注定了人的一生,反而是自己的性格把选择范围限死了,才使结局无可避免的演变出来,这,到底应该归咎命运,还是当事人本身,奶应该心里有数吧?」罗亚娜沉重的点头说道∶「所以命运之轮,也是时空旅者的性格归纳。」「嗯。」村长也免不了神色黯然∶「只是要我们眼睁睁看著这结局无可避免地发生,真难受啊┅┅」罗亚娜闻言,狠下决心,说道∶「爷爷,我要闭关,除了里安纳回来之外,我任何人一概不见。」「奶┅┅?」罗亚娜叹气∶「我也不知道能否成功,尽力就是了,否则我会永远内疚。」「那┅┅」村长叹气∶「好吧,我会找人替奶看守图书馆,奶安心去尝试吧,只是千万别勉强。」「我知道了,谢谢。」几乎是反射性的回答,说著她便把自己关在尖塔第七层。村长见状,一片忧色∶「但愿,她平安无事┅┅」太阳升上地平线,照耀著大地,却照不到罗亚娜,也照不到里安纳和狄芬妮。※※※※※※※※※※※※※※※※※※※※※※※※在狄芬妮眼中,树木从未如此冷清过。天色阴暗非常新闻资讯,那并非即将降下暴雨的黑暗新闻资讯,虽然浓云密布新闻资讯,湿气却不重。只是阳光透不进来,本是光猛的下午竟像太阳下了山,还没有完全入夜前的那一刻暗晦,郁闷难解。风不吹,草木不动,所有动植物全凝止著,毫无生气。没有虫鸟的叫声,没有禽畜的走动,整片大地竟是静得可怕。狄芬妮每向前行一步,那「嚓嚓」的声音居然撞出回响,她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心想∶「这里的寂静,差点就跟城堡空间的时间停顿相比拟了。」一想起城堡,她便自自然然想起里安纳,心坎只觉撕开的难受,索性闭起双眼,泪水却不争气的夺眶而出。她并不想离开里安纳。相处虽只四天,却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从遇到命运巨轮,到她展开漫长的旅程,她都是孤独的时空旅者。其实她也有朋友,罗亚娜只是其中之一,可是身体虽然接近,心灵却相隔无限远。以狄芬妮的美貌,当然追求者众,然而她从不接受任何男孩。看来她很冷漠,比较清楚她的罗亚娜却知道,这是因为没有人可以打动她那外冷内热的芳心。但是再进一步,她心里希望著甚麽,怎样才能使她感动,聪明如罗亚娜亦无法得知。也许,就连狄芬妮自己也不明白。里安纳的出现,可说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而即使罗亚娜从狄芬妮的巨轮上预知新时空旅者的出现,却也没想到,这名新旅者竟是一个音乐造诣惊人了得的地球人。狄芬妮第一次见著里安纳便脸露微笑,里安纳处之泰然,这是因为他并不知道,狄芬妮除了极少数的熟人外,从来都是一贯的冷漠,木无表情。打从他俩的第一首合奏,她已经为他的超群乐艺震撼著;而之後的旅程之中,他更学习得快极,从本来不懂得时空旅行,到学会控制彩虹光,甚至还能跟艾特龙拼上一场,这些都在告诉她,他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然而这些,都不及他的「心」来得感人。连自己洛u帆r都不甚明白,经常都是那傻乎乎的样子,却带著一股令狄芬妮无法理解的勇气。那绝不是挂在嘴边的浮夸,也不是掩饰恐惧的伪装,更不是毫无感觉的麻木。他也会悲伤,也会洛u漱`而恐惧,却绝不会因此而逃避,坦然面对,正是因为这份坚强,使他成为第一名从地球走到时空界的时空旅者,也深深感动著因著对死亡恐惧而困惑的她,使她明白,即使恐惧,仍能坦然处之。还有他的善良,善待小动物,即使战斗也会想办法不流血地平息干戈;他那对每件新事物到感到兴奋的好奇心;他的容人之量,即使被自己骂大惊小怪,仍不懊恼,跟自己有说有笑┅┅俊逸的外表、超凡的笛技、惊人的资质,全都不及这颗平凡但精彩的心,更使狄芬妮感动。正因为他这热肠的个性,从他的笛乐里透现出来,才能在第一次的超空间合奏之中,解开狄芬妮的心结;而往後,更因著这性格,为狄芬妮的旅程添上姿彩。想起他的笑容,她心里甜蜜得紧,却也痛得无法忍受,一时间连她也分不清自己是在哭还是在笑。她勉力镇定下来,把小提琴搁在左肩上,开始拉奏。那正是她和他的心曲,每次她拉奏这奇妙乐曲,就会使她心里的郁闷暂时得到抒解。奇妙的事情还不止於此,阴暗的天色竟逐渐放晴,暗绿的草木变得亮丽而有光泽,微风随著她的音乐有节奏地飘荡,植物亦随之摇摆。甚至本来因天色而隐藏的小动物也纷纷跳出来,闻歌起舞。不消片刻,她身旁方圆一里的范围,竟给她的心曲弄得大方光明!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情放松了少许。忽然间她感到颈後一凉,回头望去,原来一只彩鸟正在她身旁飞舞,她就把带著的乾粮分了一点给它。见到彩鸟愉快地嚼食,心里喜欢,微微一笑之後抬起头来望向前方。一里外仍是那样阴暗,完全没有放晴,跟自己所站之处对比之下,她的心情随之冷却下来。她默默的向前走,离开那片光明,继续黑暗的旅程。自己能坦然面对那件事,他一定会感到安慰;然而这事一旦发生,他却一定会感到哀痛欲绝。可是,她没法逃避。「好讽刺。」她苦笑著,泪,又再夺眶而出。她好害怕,很想回头。「不!」她拭去眼泪,目露悲哀的坚定∶「他知道了真相,一定不放我走,届时他就会失去超能力。我不要他知道。这一程,我得独自走完。」她心里想著∶「要是他真的追来呢?」旋即回答自己∶「我就撵他走。」她一边想一边走,消失在那黑暗的远方。彩鸟站在树上望著她的背影,竟不再飞舞,似是心情沉重。※※※※※※※※※※※※※※※※※※※※※※※※这天风和日丽,气温适中,太阳被巨大的云朵阻隔著,阳光如水沿云边向外流曳,形成一道道光帘垂挂在天上,并把云边照亮,发出悦目光芒,却又毫不刺眼,竟带两分神圣庄严,一时蔚为奇观。一群小孩在洛文村西区的空地上玩耍,原来洛文村也有历法,虽非地球的七天一周,但亦有定期例假,这群小孩就趁著假期不用上课,尽情玩个痛快。天上蓦地传来柔和的笛乐,众小孩立时停下来,凝神细听。笛声不温不火,平和厚实,起初听来平凡不过,然而曲中那低回婉转的思念之意,却渐叫听众感动。那思念之意绵长不断,彷佛奏乐者的心里对思念的对象无日忘之。即使俗务缠身,心里还没有忘记那温暖的平静;即使身在花花世界,新鲜事物、紧张刺激接连不断,心里想著的,却还是那段平凡但精彩的短暂日子。正因为这无尽的思念,更叫听众感受到奏乐者心中那毫不激烈,却坚固执著的希望,总有一天,一定会再次见到她┅┅其中一名小孩认出这音乐,高兴得跳起来说∶「这是『总有一天,我要回到的地方』!是里安纳哥哥回来了,我们快去通知村长!」其他小孩附和点头,一起跑向村中心。其实他们这是多此一举,里安纳的笛乐早已传遍整条村落。比起他刚成为时空旅者之时,那几乎是恒常地爽朗明快的笛乐,他现在吹奏的音乐,少了那无忧无虑的乐天,却多了一点愁绪,严格来说,其实他的笛乐还是十分的开朗,只是比以前成熟了。他每次回来洛文村,都会吹奏这首「总有一天,我要回到的地方」(theplacei‘llreturntosomeday),内里包含的不但是想家之情,也有著对狄芬妮的思念。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居然把对「家」的思念和狄芬妮连在一起┅┅村民听到这笛乐,全都望著天空,就连正在办公的村长也停下手上的工作,走出来看个究竟。北区的一所大房子里,十二名少年听见这音乐,全都欢呼冲出去,当中还有里安纳的两名教友∶克拉谨和马可。「他回来了┅┅」正在闭关的罗亚娜听见这笛乐,虽然心情沉重,仍自抖擞精神,打开尖塔第七层的深锁。她带著疲惫的脸容,从窗口望向东面的天空。东方的天上出现了彩色的光华,逐渐向洛文村进发,而笛乐正是从那方向传来。当笛乐渐近之时,那光华亦趋接近,村民已经可以看见,里安纳吹奏著银制长笛, 安徽11选5走势图和一名青年正踏著彩虹光道走向洛文村。彩虹光受到里安纳的音乐引导, 安徽11选5投注技巧在他身前凝聚, 安徽11选5走势图筑成一条发光走廊, 安徽11选5彩票网里安纳和身後青年就四平八稳的踏过光道。当两人都走过,光道渐渐飞散,变回一丝丝的彩虹光,复又飞到里安纳身前伸延著光道。就这样周而复始,两人一前一後缓缓向下走,很快就到达克拉谨等人身前。十二人中有眼力特佳的少女,认出里安纳身後之人,高兴得跳起来说∶「米高,你没事就好了!」那青年亦兴奋得跳下来说∶「美雪,还有各位,你们都好吧?」幸而此时光道仅离地面十尺,米高又身手灵敏,安然著地,十数人激动之下拥成一团,互诉离别之苦。里安纳站在远处望著,心中想道∶「还有两人,就把他们找齐了。」想起这廿多天的经历,他缓缓的吸气,复又用力的吐出来。时空界的旅行确然好玩,但当中也有不少变数,例如这次把米高救回来的过程就惊险得很。米高认真倒霉,竟被时空隧道送到一个战乱宇宙,还夹在两军混战的战场中间,适时里安纳到达,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米高安然无恙的扯出来,还要因洛u灾v催谷彩虹光能量过剧,受了内伤,只是强压著没表露出来。他对众人说∶「你们好好的聊,我去准备下次出发的事宜。」说著,转身走了。米高见到这情况,奇怪地问∶「他怎麽怪怪的?跟以前很不同啦。」克拉谨打趣说∶「他害相思病嘛!」马可摇头∶「不,我觉得他每次回来,都比以前沉实了许多。」美雪说道∶「你们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他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呢,敢情是受旅途上的见闻洗礼,去掉了以往的轻浮,只是┅┅他成熟得太快了吧?」马可点头道∶「我也觉得他的眼神比以前深邃了,现在看上去,他好像比实际年纪还要老成。这是好是坏?」美雪微笑道∶「改变本身,没有甚麽好坏之分的,只差在他怎样对待改变罢了。」里安纳独自走远,向著七层尖塔前进,还没有到达,就见到身穿龙凤绣锦的罗亚娜站在路上等他。他有点吃惊,罗亚娜看来似比祭典时年老了,不但孩气尽除,头发更开始花白,清丽的脸容上竟留有几条皱纹。里安纳还没有说话,罗亚娜手中已经抛出一朵生命之花,她摇头说道∶「受了内伤还不治理,很容易造成无可救药的隐疾,你怎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里安纳接受了光花治好内伤,说道∶「多谢,奶自己呢?」罗亚娜苦笑说∶「我正在修练一门极高深的魔法,会耗用我大部分的能量,此後慢慢调理,半年内自能回复原状。你倒真要保重自己,否则姐姐会伤心的喔!」里安纳微微一笑,这一下竟显得十分苍凉。每次想起狄芬妮,他都感到这种悲喜交集的复杂情绪,以致连他的笑容也不再像以往般单纯。不再是那无忧无虑、开朗乐天的忘形,不只是他的笑容,他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息,竟都是一种自然的沈寂。彷佛,他已经习惯了喜怒哀乐的变化,他已经适应了惊险的时空旅程,再大的变动也无法令其感到悲伤;而再大的喜悦,也不用他再忘形大笑。一切感情,全都淡然处之,无用夸张。罗亚娜知道他的变化,心里有点难受∶「如果不是命运作弄,逼得他和姐姐分开,那麽他是否不会『老化』得这麽快?」她会想到「老化」这字眼倒也怪不得她,就连里安纳的教友们都觉得,纵然他的外貌还是廿岁上下,那眼神的深邃却绝非一个正常少年可以拥有。细看里安纳,罗亚娜觉得他现在跟狄芬妮很相像,情绪的起伏已经减到最低。就在两人相对无语时,从旁响起了笑闹声。里安纳望向右方,几名小孩向著里安纳跑来,其中一名小女孩脚步不稳,向前一仆,就要跌在地上。罗亚娜吃了一惊,就要上前救援;哪想到里安纳身影一幌,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上前去,半蹲在地上,右手已经把快要跌在地上的女孩子托住。难得的是他不但速度快得罗亚娜也心里吃惊,且从容不逼,悠然自得,脸上竟还带著一丝微笑。小女孩爬起身来,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多谢你,里安纳哥哥。」还在里安纳脸上亲了一下。里安纳笑著说∶「奶没有事吧?」几个孩子围著里安纳叽哩呱啦吵个不停,里安纳温和的笑著,把在旅途上拾到的漂亮东西送给他们。罗亚娜看著他的笑容,感到他的一颗真诚的心其实未变,起码他的笑容里还有著丝丝温暖,而非像遇上里安纳之前的狄芬妮那样冰冷漠然。她笑著想∶「他还没有麻木啦。」可是她也有点担心,是否有朝一日,他这温暖笑容也会被抹去?想到此处,罗亚娜实在无法忍受,可又不能表露出来,现在还没有到达让他知道事实的时候。小孩子们从里安纳手上取过礼物,高高兴兴的离开,刚才那差点跌倒的小女孩回头见到罗亚娜,惊讶著走过去说∶「罗亚娜姐姐奶没事吧?奶的脸色很差喔!」罗亚娜微笑回答∶「我刚修练完魔法,还没有休息,待我休息过後就没事的了,多谢奶的关心。」小女孩点头笑道∶「奶要保重身体呀!啊,这是里安纳哥哥送给我的。」说著把两只小巧玲珑的手递上去,上面托著一只色彩斑烂的巨型贝壳,足有两只成人手掌大小。罗亚娜点头说∶「很漂亮,奶要好好保存它,知道吗?」「知道!」小女孩点头後蹦跳著走了。里安纳又回复他那淡然的神态说道∶「奶跟村民的关系似乎改善了很多呢。」「要多谢你和姐姐啦。」罗亚娜终於开怀的笑著,这才是令得她真正高兴的事情∶「那次祭典之後,村民就开始没有这麽怕我了,我想是因为祭典成功的关系吧。」里安纳摇头说∶「其实我说,平时奶根本不用装出大人的样子,一任自然就是了,像祭典时奶的表现就不错呀。」罗亚娜点头说∶「我记住了。」两人说著,又回到图书馆。罗亚娜细看里安纳的命运之轮图样,把下一次旅程的地点告诉他。里安纳默然听著,待得罗亚娜说罢,里安纳忽然问道∶「罗亚娜,奶可以告诉我一件事吗?」罗亚娜转身问道∶「你改变主意,要去找姐姐了吗?」她可是经常希望里安纳这样做,却只有她和村长知道原因。里安纳摇头说∶「迟早都要去找狄芬妮,我的问题不是这个。我其实是想问有关封锁著狄芬妮家园的那对魔法阵的事情。」罗亚娜叹道∶「你想帮姐姐打破魔法阵?其实我也不清楚那对魔法阵的由来,不过我可以感到,那是一名能力比我还要高强很多倍的超级魔法师的杰作,别说是你和姐姐,就是艾特龙,甚至乎我,也打破不了。由於那两个魔法阵相辅相成,其中一个减弱,另一个就会补上,即使其中一个被毁,只要另一个还在,就会立即重新建立起来。我还指望你的潜在超能力可以打破它呢,但根据你的命运之轮所述,你根本不能随意控制你那金色的超能力,所以我实在爱莫能助。」「是这样吗?」里安纳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平静的说道∶「那我来日再找办法破开它。」根据里安纳命运之轮所述,他的朋友要在明天才走出时空隧道,里安纳若然现在出发,过早到达目的地反而没作为,所以他这一晚留在洛文村休息。本来他是跟朋友们聚旧的,可过了一会儿,他却觉得无聊,自顾自的走出屋外。罗亚娜在图书馆内听到他的笛声,认出了这是他和狄芬妮的心曲,她便走到窗户旁望出去。触目所见,里安纳全身散发出柔和的金光,飘浮在树顶之上,静心吹奏著他的心曲。鸟儿在他身旁飞舞著,而附近的花草树木都迅速生长,并发出各种颜色不一的光芒,围绕著他在空中流动,卷起了落叶、飞花,一时竟如烟花盛放,把全村都照亮了,异常迷人。罗亚娜看见他神色柔和,并带著点点满足和甜蜜,知道他想著狄芬妮,心里感觉复杂难解。「我要尽快。」她想著,再次把自己关在尖塔顶部,继续她那不为人知的工作。那件为了里安纳和狄芬妮,不惜牺牲自己的工作。第二天一早,克拉谨等人醒过来,却发现里安纳已然不在。面对著那寂静的床位,克拉谨叹气∶「又是这样,他独自走了,没通知我们。」里安纳独自走在时空界的星河里,新闻资讯眺望著那一片灿烂的星空,心里起了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奇妙的熟悉,彷佛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而非他刚成为时空旅者是的那种震撼。不再陌生,不再遥远,他不用细想,便轻易的辨认出自己到过的宇宙。已经近乎直觉反应,他甚至不用查阅时空星图,便知道哪里有时空磁暴、陨石群、黑洞等需要回避的危险地带,自然而然的绕道避开;他也不用多想,不用特地停下来细心观察,便知道哪里有地方让他休息,补充体力继续旅程。那熟悉,那亲切,都让他感到,自己已经成为这星空的一部分。他喜欢在时空界里闯荡,也喜欢这种把原来对星空的震撼取而代之的熟悉感。他但愿,自己能经常在这片星空之中,带著对狄芬妮的思念,走遍整个时空界。「我,」他满足的微笑想著∶「是一个时空旅者。」※※※※※※※※※※※※※※※※※※※※※※※※这一晚的月光,闪烁著冰冷的蓝光。四周静得可怕,没有风吹,没有草动,方圆一里内竟一片死寂,整个地带散发出诡异的气氛。这片大地几乎全是石砾,但其中竟有一块直径达半里的平地,内里空得可怕,使人见之不寒而栗。一人无视那恐怖气氛,独自在这片大地上行走。但这人并非勇气过人,而是她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不寻常的气氛,漫无目的地颓然而走。她束成两条马尾的长发并没有飘扬;眼神一片散乱,双目黯然无光;整个人也像失神似的,浑然不知方向,只懂得拖著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走向她的「命运」。狄芬妮似是麻木了的走著,好像她已经没有喜怒哀乐,甚至连对里安纳的思念都忘了一般。经过了两个多月,她清楚自己快要遇上命中注定的那件事,起初还觉得心疼难受,到後来却已经丧失了一切感觉,只懂得向前走,却连前进的方向也不再介怀,反正,那是在她的命运之轮里既定的事情,她逃避不了。沉重的步伐,发出沉重的声响,在这死寂的空间,显得孤独无助。其实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尤其是在根本没有可能改变命运,或者不得不依照命运的安排而行之时,这就更为无奈、悲哀。狄芬妮本可以违反命运,反正连罗亚娜都没法破除封锁著她家园的魔法阵,就算保持著穿梭时空的超能力,也再不能回家,对她来说,好像一切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但她真若这样做的话,里安纳便会┅┅就在她再向前踏出一步之际,她踏著的地面,竟突然传来一阵波动,整片大地立时变成一片毫不反光的乌黑!「嗯?」狄芬妮毕竟是一名经验丰富、能力高超的时空旅者,遇上这种不寻常的突变,迅即回复冷静。她细心张望,想确定自己身处哪一个宇宙。一望之下,她却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我┅┅」她的震骇直是无法形容∶「我竟来了这里!」同时,她已经明白,她终於逃避不了!这一刻,她想起了以往的种种事情。想起了十二岁之前,自己本是一名无忧无虑,天真快活的女孩;想起了一场从天而降的横祸,夺走了她的父母和妹妹,从此孤身一人;想起自己在无依无靠,濒临绝望之际,竟发现了她的命运之轮,开始她的时空旅程;想起她竟从此不能回家;想起自己六年以来,游历各个宇宙,过著多姿多采的生活,却仍是孤独一人;想起了去年参加过星光祭典之後,艾特龙竟突袭洛文村,祭师被重创,她也即将被杀之际,罗亚娜挺身而出击败时空瑞兽,两人从此成了好朋友;还有,想起了「他」┅┅「里安纳┅┅?」狄芬妮竟觉得心坎一阵剧痛,两行清泪不自觉的流出来。在这急逼的一刻,她心念电转,竟想到了一件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就连死亡都不再怕┅┅洛u|感到恐惧?」却原来,她孤身离开里安纳,只是为了不让他为了她伤心流泪。她其实早已从罗亚娜处知道,自己这一趟,将会是她的最後旅程,她一早已经明白,这一次旅程结束,也同时是她生命的永恒终结!虽然罗亚娜没说出她旅程终结的地点,但正如她自己所想,最终还是逃避不了。其实她根本没有逃避,以前她一想起死亡就觉得可怕,可这两个月来,她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也已经留下讯息,向里安纳道别,一切应该做的都做了。那她还害怕甚麽?!在她想著之际,地上那些奇形怪状的大石,竟开始移动,不到几秒钟之间,变成无数只外貌诡异丑陋的怪物,包围著狄芬妮。她只觉得自己孤立无援,心知此劫难逃,但身为时空旅者,总不能坐以待毙。她迅即把小提琴放在肩上,琴弓放在弦上拉动。这具跟随了她十数年的小提琴,立时发出嘹亮的声响,却是孤独之极,划破了寂静的黑夜,竟似是一人在孤独绝望之际发出的哀嚎。更出乎狄芬妮意料的,是自己的心坎竟随著者一声古怪之极的琴音剧烈震动,引起共鸣。她蓦地惊觉,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孤独一人!她流下两行清泪,心中更是怕得要命,却并非害怕死亡,而是害怕──孤独!自从踏上时空旅程以来,她都是孤独一人,而她最害怕的并非生命的消逝,而是从此被永恒的孤独寂莫包围,永远不能摆脱!现在她被一众怪物包围著,所感到的,根本不是对死亡的惧怕,反而是一种令她心寒的孤独无援。她一直都以洛u灾v只是害怕死亡,直至对死亡已经感到麻木之际,在不自觉之间,竟然从自己的琴音之中察觉到真正的自我。面对著这种孤独,她根本无法抗拒,双足一发,竟立即向前跑。怪物见之当然不会坐视不理,纷纷离地,以高速飞向狄芬妮。「来吧!」既已没法逃避,不如直接面对,她立即拉奏小提琴,引动彩虹光作战。以她在时空界里数一数二的超能力,本有极大把握可以全身而退;却不料彩虹光只飘飞了两米左右,竟自动拼散,不能集中,失去其战斗威力。这完全出了狄芬妮的预计,本可飞越过百米的超能力,在这里竟用不上!她心里一惊,加上先机已失,使她立时陷入困境,只能以不知洛u韫摩钽忪△o放的彩虹光力求自保,竟再无馀力杀出重围。怪物攻势一浪接一浪,如潮水汹涌而至,虽然只会用身体攻击,但每只都是皮坚肉韧,彩虹光只能把它们震退,未能做成伤害。狄芬妮寡不敌众,心知死劫难免,却仍不肯放弃,她明白即使是里安纳面对无法可挡的灾难,亦不会坐以待毙,而自己更不能令他失望。她不顾一切的加强彩虹光的输出,毫不理会因催谷过度而做成的内伤,纵然寸步艰难,仍奋力向外闯。没料到怪物竟一哄而散!「咦?」过分的顺利,反而是逆转的先兆,狄芬妮心里闪过一丝不祥预感,正要飞出重围,不料地面传来一阵轰然巨响,她站立著的平地,赫然伸出无数有如软鞭的条状物体,猛向狄芬妮席卷而来!狄芬妮猝不及防之下只好闪身避过,争取到一丝空隙。正当她要再次拉奏小提琴之际,其中一道从地面爆出来的条状物,竟以极快的速度从右旁切入,击中狄芬妮的双手!「呀!」剧痛攻心,狄芬妮把持不住,小提琴和琴弓竟被这一击撞得脱手而出,向外抛飞!狄芬妮大惊之下正要扑上去夺回乐器,但速度不及这些怪异的条状物,就这样眼睁睁看著跟随自己多年的小提琴在空中被条状物──彻底绞碎!「我的小提琴!」她惊呼著,不禁伸出右手,却一个不留神,被条状物卷个正著。霎时间,大量条状物把狄芬妮缠著,只不过一秒钟光景,便在平地上化成了一个半圆球体,只剩狄芬妮前方张开;而内里的狄芬妮,赫然被条装物缠绕著四肢,如被钉在十字架上动弹不得。狄芬妮还不肯放弃,鼓尽最後一口气,挣扎著要向前直冲。不料当她的右手伸到球体前的张开部分时,蓦地从空中全来一阵强烈电流,猛将她震回原位!狄芬妮一阵昏眩,知道自己已然力尽,同时感到卷著四肢的条状物正把她的生命力一点一滴的吸去。她没有害怕,她没有悲伤,只是苦笑著想∶「我的旅程,完结了。」就在她快要失去知觉的一刹那,她蓦地见到一张温暖的笑脸┅┅「里安纳┅┅」在这最後一刻,她竟露出了满足的微笑,她再也不害怕孤独了。她的双眼,闭起来了,永远不会再张开。可是,真的不会再张开吗?※※※※※※※※※※※※※※※※※※※※※※※※这一天的黄昏,在洛文村的时空历史图书馆内第七层,一道被紧锁著的铁门,蓦地从里面打开。一条婀娜身影从里面走出来,却是步伐不稳,力不从心,似是身心疲累,难以支持。她刚从密室中走出没几步,忽然一个踉跄,竟站不住脚,向前仆跌。幸而她身手灵敏,立即伸手按著墙壁,勉强站定。这一下却使她身体受到震荡,忍不住掩口咳嗽。咳过几声,她暂停下来,发出浓浊的喘息,似是痛苦非常。定神望去,刚才掩著口的左手,赫然满手是血。她缓缓的站直,摇了摇头,知道时间无多,必须尽快找到答案。当太阳缓缓地消失在地平线後之时,里安纳的一众朋友,已经准备回到大屋里休息。经常扮演大姐姐角色,事实上年纪亦是最大的美雪正催促著众人回去,却在屋外见著一个她没想过会见到的人。「罗亚娜小姐?」美雪等人惊讶得呆望著她,一来他们料不到罗亚娜竟会亲自来此;二来,罗亚娜的样子也实在吓人一跳。但见她头发半白,脸容憔悴,双眼无神,嘴角更留有一丝血痕,不过美雪当然想不到,罗亚娜刚才曾经大吐血。罗亚娜步伐轻浮的走过来,看得美雪等人一步一惊心。她在美雪跟前停下来,哑著嗓子说道∶「各位,我可以请求你们帮助我吗?」最早到达洛文村,同时亦是被罗亚娜在时空界救起的克拉谨、马可两人,已经抢先说道∶「没问题,尽管说出来!」「奶是里安纳的朋友,我们当然义不容辞!」美雪却感到事不寻常,兼之她在地球是实习医生,早已看出罗亚娜身受重伤,若不调理休养,保证活不长久,连忙截著其他人,说道∶「这事让我来处理,你们先回去吧。喔,还有,里安纳回来的话,叫他到图书馆找我俩。」说著竟立即拖著罗亚娜跑回图书馆。原来里安纳已经找回全部教友,今早却不知何故,独自离开,竟无人知道他前往哪儿。其他人倒也听话,逐个回屋。克拉谨对马可说∶「事不寻常!」马可点头道∶「只望一切平安,不知怎的,今天总觉得很郁闷┅┅」罗亚娜两女回到图书馆,美雪埙uo拭去血痕,稍为整理仪容,同时却在埋怨∶「奶这样不爱惜身体是不行的!」罗亚娜呆望著她,现出不能理解的神色。美雪见之淡然一笑,说道∶「里安纳虽然平素很少说话,但总不会连问题也不回答,遇著我这个长气鬼,当然甚麽也给我套出来了。」她微笑著梳理罗亚娜的头发,平静的说道∶「我不知道甚麽是祭师,只知道罗亚娜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罗亚娜听见了,凄然一笑。美雪停下来道∶「答应我,别再如此摧残自己,听到了没有?」语气平和,却自有一股威严。罗亚娜却黯然摇头。美雪愕然之际,罗亚娜说道∶「如果我救不了姐姐,又有何生存意义?」美雪吃惊地道∶「我想对了!」罗亚娜一脸惑然。美雪拖著罗亚娜坐下来,说道∶「我不知道里安纳是否明白,但我早猜到,奶很想里安纳违反他自己的命运,赶往跟狄芬妮会合。现在奶这一说我就知道,其实狄芬妮命不久矣,对不对?」罗亚娜颓然点头,一颗泪珠狠狠划过她的脸。她拭去泪水,说道∶「姐姐她┅┅只有两小时的寿命而已┅┅」美雪大吃一惊,不由得怪责道∶「奶怎麽不早说!」「这就是我要奶埙uㄙ涨a方。我问奶,」罗亚娜说道∶「里安纳这个人的性格怎样?」「他的性格?!」美雪一时糊涂了,想了一想才道∶「他┅┅是个不诚实的人。」「不诚实?」罗亚娜不能理解∶「他不像是会说谎的人呀!」「不是这样。」美雪却不说下去,改问∶「知道里安纳的性格,难道比狄芬妮的性命更重要?」罗亚娜坚决点头道∶「重要之至,若不弄清楚这一点,姐姐和里安纳的性命都有危险!」美雪纵然吃惊,却没有多怀疑,她知道在这个魔法世界里,有很多事情都不是地球的机械文明可以解释,罗亚娜一定有她自己的道理。美雪想了一想,说道∶「他的确很不诚实,但不是对别人,而是对他自己。」罗亚娜毕竟聪明过人,立时想起来∶「姐姐曾经说过,他连洛up此拼命要在时空界里把你们找回来也不知道,这就是奶所说的『不诚实』吗?」美雪点头∶「原来狄芬妮已经知道了。大致上就是这样,他这个人其实非常友善,又乐於助人,要说缺点,其实也不是甚麽坏处,只是他根本不会理会自己的想法。」她望著开始灰暗的天空,淡淡说道∶「也许是他自小在教会长大有一点关系,其实大部分正统宗教都是这样,总离不开劝人向善,互助互爱,甚至必要时舍己为人。可是教条如是说,真正实行起来,我们总免不了会想到自己,甚至很多时会发生『应该做的事情』跟『自己的真正意愿』相违背的冲突情况。里安纳却似全无这种冲突似的,每件教徒应该做的事情,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做得完美。餐前睡前必定祈祷;每星期的礼拜必到;遇著当义工等的活动,也一定少不了他。乍看起来,他真是一个完美的教徒。」罗亚娜听出她话里有话,并没打岔。美雪叹著气∶「可是,他心里真正的想法是甚麽?以到医院当义工为例,这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动机,例如同情病人,或者想体验一下在医院工作的经验,这些都是理由。可奶知否他的答案是甚麽?」美雪想起来,似乎还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居然来来去去都只得一个答案∶『这是应该的嘛!』」罗亚娜却感到吃惊,她已经开始明白过来∶「奶是说,里安纳是个过分理性的人,对自己的感觉不诚实?」美雪点头道∶「就是这样。他总是以脑袋,而非以他自己的心去做决定,只会做理性告诉他『应该』做的事情,却毫不理会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这到底是他在教会待得太久,已成习惯,还是他本身根本不懂得面对自己的感情,真的无从稽考,但我觉得还是後者的成份多一点。事实上,今次里安纳居然会恋上狄芬妮,我们都颇吃惊,以为他在把我们全数找回来之前,都不会跟任何女孩子发生感情呢。」说著她趣怪的装鬼脸说道∶「可见爱情的魔力,就是时空旅者也无法可挡啦!」罗亚娜已经明白过来,不禁叹了一口气。美雪蓦地醒悟,惊问∶「奶说这关乎里安纳的性命,到底洛uh」罗亚娜不再隐瞒,说道∶「姐姐并非自然而死,她是遇著了一种空前强大的黑暗力量,才会失手被擒。我很怀疑,这是我早年遇过的一种超时空怪物,就是我也差点丧命在它手上。里安纳的力量,极其量只跟姐姐差不多,即使他真的找到姐姐,也只会跟姐姐死在一起。除非┅┅」蓦地,一道声音从图书馆七楼传下来∶「除非我可以全面发挥那不能随意使用的潜在超能力,对吗?」罗亚娜和美雪大吃一惊,却见里安纳一脸寒霜,站在通往七楼的梯阶上,凝望著罗亚娜。里安纳心情极坏,却还没有失去耐性,立即走过去执著罗亚娜的手,以自己的力量替罗亚娜疗伤,说道∶「罗亚娜,我明白奶做的事都有奶的目的,我不怪奶,只是我的性格,跟我的潜能有甚麽关系?」罗亚娜苦笑说∶「你虽然说不怪我,但你的心里其实相当懊恼,对吗?」里安纳只说∶「别说废话。」罗亚娜此时也知道美雪所言非虚,哀伤地叹气,说道∶「其实,在星光祭典之前,我已经参破了你的命运之轮。」里安纳吃了一惊,正想发问,罗亚娜已经在说∶「从你的命运之轮,我可以看见,你几次爆发那金色超能力的时候,都是在情势非常危急,甚至是亲友遇到极大危难之时。综合我对各种命运之轮的见解,命运这东西,很多时都不是不可控制的偶然,反而是跟当事人本身性格的一种互洛u]果。有如此的性格,无形中便限制了选择范围,因此结局才会无可避免的演变出来。」里安纳和美雪对这番不应该出自一个十五岁少女的说话,感到吃惊和心寒。罗亚娜续道∶「对於其他人来说,这或许只是一种深奥的哲理;但对於里安纳,这却是解除封印的关键,可之前我完全猜测不到应该如何令里安纳的潜能解封,直至现在听见美雪姐姐的分析,我才明白过来。如果我的推测,和美雪姐姐对里安纳的性格分析是正确的话,那麽,要里安纳把潜能解封,就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当他心无旁骛,专心一意,尽力去完成他心里『想』做,而非『应该』做的事情之时,或许,他那金色超能力,就会自动发挥也说不定。」「这也就是说,是我的性格把我的潜能封死了。」里安纳却突然埋怨道∶「那麽奶洛u鞲ㄕ倦i把狄芬妮的命运告诉我,待得现在才说出来?」罗亚娜幽怨道∶「机会一直都在你眼前,你又洛un知道她有危难,才肯去见她?!」里安纳当场语塞!美雪在旁说道∶「我想,罗亚娜可能早已凭她的直觉感到,如果不是里安纳自发的去寻找狄芬妮,而是她告诉你关於狄芬妮的厄运,你就会认为你是『应该』去救她,那麽你的潜能就不能发挥,所以她才阻止你去冒险。只是罗亚娜跟你认识没多久,纵然隐约感到这一点,还是未能很清楚明白的整理出来,因此她一直都没有说出这件事,对吗?」罗亚娜感激的点头。「奶们┅┅」里安纳心念电转,蓦地想起关键处来∶「但若然我立即前往拯救狄芬妮,就违反了我的既定命运,我的超能力也会随之失去,那麽我赶到之时,还是死路一条,对吗?」罗亚娜双眼发亮∶「难道你不会去?」里安纳明白了,露出会心微笑,坚定的道∶「我去。」罗亚娜续道∶「况且,你身上的彩虹光以及时空磁暴的能量,并非你自己身上所有,而是从外界吸纳过来,所以即使你的潜能因为命运被破坏而消失,这两种能量,还是有可能继续存在於你的身上。」「既是如此,事不宜迟。」里安纳感到罗亚娜伤势好转,收回双手,说道∶「狄芬妮在那里?」罗亚娜却露出凄然的神情∶「对不起,我┅┅不知道。」「甚麽?!」里安纳和美雪吓了一大跳,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里安纳却蓦然醒觉,自从他跟狄芬妮分开之後,罗亚娜的健康状况就每况愈下,以她如此高强的魔法修为,必定有极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不禁问道∶「罗亚娜,奶这身重伤,难道是因为狄芬妮而起?」罗亚娜点头道∶「其实,姐姐这最後两个月的行踪,我根本无法得知。虽然关於时空旅者的死期,我可以知得一清二楚,但是关於死亡的地点,却并非每次都可以看见。姐姐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从她的命运之轮,已经知道,她将会在一小时半之後逝世;但是她遇害的地点,我却完全不知道。为了破解她的命运之轮,我惟有使用一种极度危险的魔法。」里安纳明白过来∶「所以,奶便弄得一身内伤,却还是未能破解她的命运之轮?」罗亚娜道∶「没错,这种魔法不但耗用元气极钜,若然不成功,更会反噬施术者,而我两个月来不断尝试都失败了。不过,依照姐姐的巨轮上之符号,我推测她很有可能在那个时间停顿的死亡空间里。」「你是说那座城堡?」里安纳摇头道∶「我才刚从那里回来,已经找遍了,不见她的踪影。」原来他自己也感到一阵忐忑,於是大清早便离开洛文村,前往他跟狄芬妮初遇的那个城堡空间里,可是一无所获。说著他望向窗外已经变得全黑的天空,一脸悲痛,独自轻吟著∶「狄芬妮┅┅」美雪看见如此,想道∶「他还是一如以往,不肯流泪啊,要是他流下一滴眼泪┅┅」罗亚娜却蓦地想到一个可能性∶「有一处地方,里安纳或许根本看不到┅┅?!」里安纳突然脸色大变,嚷道∶「罗亚娜快过来看!」罗亚娜走过去,只见一道彩虹光自天上降下,却是摇摆不定。一人在彩虹光上前进,可是这人跑得辛苦,竟东歪西倒,看似受了严重内伤。里安纳立即飞上前去把这名时空旅者接过来,飞回图书馆,说道∶「罗亚娜,奶记得他是谁吗?」美雪全然不认得此人,罗亚娜却大为震惊,这人竟是曾帮助里安纳找回失踪教友,当日星光祭典里也曾到场参观的哥云斯林王子!只见他满身是伤,脸色苍白,不难想像他刚从一场大难里逃出来。里安纳顾不得自己疲累之极,立即又替王子疗伤。王子见里安纳在场,放松了不少,断断续续地说∶「我的星球┅┅受到不明力量袭击┅┅正在分解中┅┅还有很多平民没有逃出来┅┅请你去┅┅帮助他们┅┅」说罢竟昏迷不醒。里安纳和罗亚娜骇然对望,星球分解这种超级天灾,就是一百个罗亚娜也阻止不了,真正可以做的,就只有救得一个是一个而已。里安纳望了望天际,忽然冲向窗户,就要飞出去,美雪猛然喝道∶「你敢再向前踏出一步!」里安纳停下来,却没有面对她和罗亚娜,只是说∶「别阻止我。」美雪厉喝∶「难道你连狄芬妮的性命也不管了?!」罗亚娜明白过来,里安纳的性格又发作了,当他遇著必须决择之时,他竟不顾自己的感受,却要去做那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情∶舍己为人,去尽力抢救正陷於天灾之中的难民。却见里安纳紧握著拳头,默然不语,似是经过非常痛苦的思想挣扎,良久,竟哑著嗓子道∶「对不起!」说著,竟真的飞出窗外,消失在时空隧道里!「这个傻瓜!」美雪不禁失望得怒吼著。罗亚娜却呆了,她全然没想过,里安纳的理智竟过分到这个地步。美雪见她傻了一般,担心地问∶「现在┅┅应该怎麽办?」罗亚娜清醒过来,断然道∶「美雪,麻烦奶通知村长,立即召集能力较高强的村民,一起去王子所居住的星球拯救灾民,并带起码一名医师替王子治伤。」说著竟要回到七楼,美雪不禁担心问道∶「里安纳呢?」「我自有方法把他截下来。」罗亚娜苦笑呢喃∶「虽然这个方法的危险性,比起我用的那种魔法,只有过之而无不及┅┅」说罢,她便再次把自己关在第七层里。美雪实在担心得紧,却是担心罗亚娜的伤势恶化,但现在形势紧逼,她还是立即依照著罗亚娜的说话去做。

  大和发表报告称,近日内地动力煤现货价格明显下跌,其中CCI5500动力煤价在过去两个月下跌了18%,估计在未来数周或可能保持疲弱。而华能国际电力股份(00902)今年首季盈利表现逊于预期,同比下跌22%,电力输出同比下跌18%,没有完全被燃煤单位成本同比降低5%抵销。

,,陕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