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推荐

第九回魔域(9/12)

点击量:80   时间:2020-06-04 14:30
罗亚娜的遥距视象之术跟其他魔法师所使的有点不同,後者只能看见被施术者身旁的情景;罗亚娜所使的却有「传染」的功能,接触过被施术者的生命体,都会成为新的遥距视象之目标,所以罗亚娜这一下打开「萤光幕」,便看见了里安纳正以无法想像的高速,飞向城堡空间。同时,他发出怒叫声∶「吼~~~~!」他这一声怒吼,赫然强横得连身在其他宇宙的时空旅者也能清晰地听见!纵然罗亚娜是以遥距视象之术观察,竟亦感到这吼叫声做成的空间震荡,她立即挡在艾特龙之前,免它受伤更重。里安纳身上发出的金光耀眼之极,罗亚娜逼得眯起双眼,这才看见里安纳全身光芒四射,在时空界的一片星河之中,恍如一头发光巨鸟,正愤怒地飞向敌人。同一时间,附近所有宇宙上的彩虹光时钟,竟全部脱离宇宙而出,涌向里安纳。艾特龙为之震惊∶「难道他┅┅?」罗亚娜说道∶「没错,若然他不能打破自身命运,那麽就会由姐姐开始,他会陆续失去对他来说最宝贵的人和物。爱人、亲人、朋友,以至家园┅┅他即使多看重这些东西,到最後仍只会是孤身一人。可也是到了最後,他会得到无穷的力量,他将能控制全时空界所有宇宙的生命,成为时空界里至高无上的──神!」她感慨地说∶「可是现在,他就要打破自己的命运,宁愿放弃很多时空旅者梦寐以求的力量,也要夺回他的最爱,这到底是好是坏,我已经无法得知。」此时涌向里安纳的彩虹幻化成无数头彩虹光鸟,成了一幕百鸟朝凰之象,一起飞向城堡空间。此时,那个拥有著一座不会动的发光时钟、时间完全静止了的城堡空间已然在望,里安纳蓦地伸出右手,指向城堡空间,喝道∶「所有宇宙,给我一起上呀!」瞬间,里安纳身旁的光鸟突然加速,其中几只落在城堡空间之上,打开了通往空间内部之门;剩下的全部飞进了空间之内,依照里安纳的指挥,飞到城堡後方的地域上。那里只是一片荒芜的平地,然而当光鸟飞抵时,带头的光鸟竟撞著一道无形墙壁,被墙壁吸收进去。其他光鸟全向这无形墙壁撞过去,纵然墙壁能吸收彩虹光,但光鸟来得更快,不消片刻就撞出了一道缺口来。剩下的光鸟飞进了墙壁之内,全数涌向那一点点已经十分微弱、却仍未熄灭的,属於时空旅者的生命之火。那正是被来历不明的怪物绑著,早已昏迷不醒的狄芬妮,彩虹光鸟融入她的身体内,她居然眉头轻皱,发出微弱的呻吟。「成功了!」里安纳喜出望外∶「这样应该可以挣得一点时间回来。」狄芬妮本已快将逝世,里安纳这一著把时空界中的彩虹光引到狄芬妮身上,正好使她回复一点生机。他明白自己即使能力有多强,要攻进空间障碍也必定要花上一点时间,因此在开始进攻之前,先使狄芬妮那只剩下半小时不到的性命延续下去。同一时间,他已经飞进城堡空间,清楚看见了城堡後方那空间障壁,可是看上去只是一片平地,若非罗亚娜提及,以及现在还未全退的障壁裂痕,他还真看不出来。「来吧。」他下定决心,便要直飞向空间障碍。可是就在此时,里安纳突然如遭雷极,全身剧痛,竟不自禁在城堡上的高空中惨叫!赫见他全身被许多由金光组成的符号包围著,这些符号都发出极强烈的电流直击里安纳,使他不能动弹,而这些符号竟在空中拼出一个圆形。同时,城堡之内圣母像下,那个属於里安纳的命运之轮,正急速转动,发出冰冷的金光,以及一双红光邪眼。正遥距观察的罗亚娜见到里安纳身旁的金光符号,为之大惊∶「那是里安纳的命运之轮!」她明白时空旅者的能力越高,命运之轮所作出的反击就越可怕,连忙跑向里安纳的巨轮图样。她所绘的命运之轮图样,跟真正的命运之轮息息相关,对著图样施法,效果将会直接到达巨轮之上。她正想以她的魔法压制里安纳的命运之轮,可是她新伤未愈,当她跑到里安纳的巨轮图样之前时,图样竟发出了超高压的电流,把罗亚娜狠狠的反震回去!幸而罗亚娜功力今非昔比,没有被震得加重伤势,可也是无可奈何。她望向里安纳,难道他和狄芬妮的命运,真的无法可破?不!还有一个人可以打破这残酷命运,这个人正是里安纳自己!「不可以!」里安纳蓦地睁开双眼,喝道∶「没有任何人、事、物,再可以阻止我救回狄芬妮!即使是命运!」他紧握拳头,仰天暴喝∶「甚至是我信奉的神,都不能阻止我!」一双发光羽翅蓦地从里安纳背後爆出来,猛然将包围著他的金色符号全部炸碎!同一时间,城堡内的命运之轮,赫然发出「乒乓」一记极度清脆的爆碎声响,整个巨轮上的金光和红眼突然消失,巨轮也停止了转动,而巨轮的表面上,竟留下了一条宽约两寸,深达一寸,横贯整个巨轮的裂痕。而罗亚娜案前的里安纳巨轮图样,亦在命运之轮破裂之时,「噗」的一声著火,顷刻间化为飞灰,一点不剩。可是城堡内的变化还不止於此,就在巨轮破裂之时,圣母像的双眼闪过了两道光芒,划过脸庞直达颈项。这尊里安纳认为是全城堡内,唯一一件可使人感到「活」之温暖的没有生命的雕像,居然哭了!转眼间,圣母像发出了比命运之轮更亮的金光,金光一下便穿透了城堡之顶,直射向天空。里安纳在刚才一拼之後,光翅转瞬消失,他突觉全身虚脱,再不能飞翔,向城堡直跌下去。他心想∶「我真的失去了超能力┅┅」可当他下跌没多久,就见到整座城堡竟在发出彩虹光,其中并有一点金光冲天而上,城堡的彩虹光亦随之化成无数光丝预测推荐,把里安纳托在空中。里安纳感到彩虹光正融入体内预测推荐,并一点一滴的预测推荐,慢慢地回复了他的能量。他不解之际,从城堡发出的金光在空中化成圣母的模样,拉著他飞向空间障碍。那光芒说道∶「孩子,你为了自己所爱,不惜打破自身命运,面对那杀了很多时空旅者的魔物,你真的很勇敢。可是你的既定命运已被打破,之後所发生的事情,再不会依著原来轨道前进,可能会变好,却也可能变得更坏,你会死在这里也说不定。」里安纳说道∶「为了狄芬妮,我不後悔。」光芒点头道∶「很好。刚才融入你体内的能量,是以往葬身在这里的多位时空旅者的灵魂。他们被这魔物所杀,却又逃不出它在这个宇宙做成的空间障碍,因此孤魂只得留在城堡,静候能把他们解放出来的机会。现在他们都被你的诚意和决心感动,决定助你一臂之力,但你要记著,这魔物有吸收彩虹光之异能,对於专门使用彩虹光的时空旅者来说,这魔物正是你们的克星。你体内的能量并不能维持多久,必须小心为上。」里安纳点头不语,其神情已经很明白,就算是死路一条,他仍会毫不犹豫的直闯。光芒见之点头道∶「那麽我这个守护著城堡的灵体已经帮不上忙,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祝你成功。」说罢,放开了牵著里安纳的手,直飞往地平线外的空间障碍。当碰著障壁之际,「轰隆」一声震天价响,其身躯蓦地发生大爆炸,金光消失无踪,可是那障壁却亦被一下炸碎!里安纳一看,不禁高呼∶「狄芬妮!」就是罗亚娜亦能透过那块「萤光幕」看见狄芬妮的状况。原先的平地只是空间障壁做成的假象,障壁一旦被炸开,内里竟现出许多奇形怪状的岩石,中间却有一块直径达半里的平地,平地之上立著一个半球体,其前方打开,狄芬妮就被绑在其中。但见她头颅下垂,双目紧闭,脸色灰败,头发亦失去光泽,足见她的生命已快到尽头,刚才里安纳虽然以时空界的彩虹光延续了她的生命,可他也明白,最多也只能撑上一小时而已。艾特龙跟罗亚娜在图书馆里遥距观察,见著这情况,说道∶「这个半球体是甚麽来著?」罗亚娜双眼却精光湛然∶「就是这只怪物,使得城堡空间的时间停滞不前。」艾特龙不明所以。罗亚娜续道∶「这个图书馆内有一部典籍,说明时空界里的宇宙和时空旅者的关系。简而言之,每个宇宙都有自己的生命,而内里的生命体,都跟随宇宙的生命步伐前进,宇宙的生命,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内里生命的『时间』之根源。情形就像一个人体,因为人体有生命,内里的各种细胞、器官等才会以各自不同的速率诞生、成长、死亡,一旦脱离了人体,将无法生存,直到人体的生命完结,这些微小的过程才一次过消失。」艾特龙还听得懂,频频点头。罗亚娜续道∶「可是这只怪物却有一项奇怪本领,就像某些高度机械文明所能做到的,能把整个宇宙的生命『冻结』。你可能不知道,就是地球也已经有了这种技术的雏形,将一个生命体冷藏著,只要过程控制得当,这生命体就能不死,亦不会老化,而你也可以想像,生命体内更细小的生命体,也必定同时被冻结,不能成长。这怪物却不止如此简单,它在冻结宇宙生命,使内里的时间停止之馀,还同时盗取宇宙本身的生命,我在早年见过,那空间障碍吸收彩虹光的景象,原来就是这怪物盗取城堡空间的生命能量所致。」艾特龙恍然∶「所以它就是所有时空旅者的克星了。」罗亚娜点头道∶「说得对,时空旅者是人类中的奇妙品种,能独立於本身所属之宇宙的生命能量之外,更能借用各个宇宙的生命力,化成彩虹光,藉以穿梭时空。可是这怪物专门吸收宇宙生命能量,时空旅者对其使用彩虹光正是把自己的头向刀锋撞去,不死才是怪事。」艾特龙担心道∶「那麽里安纳岂非毫无生存机会?」罗亚娜摇头∶「这也未必,他本来就是时空旅者中的异禀,听姐姐说他第一次进行时空旅程,就已经看见新生宇宙上的发光时钟。要看见宇宙的生命能量并非所有时空旅者可以做到,所以很多旅者运用彩虹光,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里安纳竟能在第一次旅程就看见宇宙生命幻化而成的巨型时钟,正表示他是与众不同的时空旅者,普通时空旅者不能做到的,不表示他就做不到。况且别忘记,他还有一丝极微小的机会,可以回复其无敌潜能哪。」一人一兽望向「萤光幕」,却见里安纳已经飞近岩石范围。这些岩石正开始移动,一个一个的站起来,变成样貌狰狞、双眼发出血红色光芒的怪物。没多久,它们更开始浮起,向里安纳蜂拥而上,在那永恒夜空之下,一点点红光竟像是一幅巨浪,向里安纳席卷过去。里安纳早已检视过自己身体的情况,发觉那些时空旅者的亡灵的确补充了他不少的能量,可也不很足够,极其量只得他在潜能尽发之前的水平而已,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是给打回原状。但现在即使他失去其潜能,也不会後退,只会一直杀到狄芬妮身前。怪物如浪盖天而至,他却悍然不惧,拔出原来收在雪袍内的长笛,开始吹奏!他全身立即透出彩虹光芒,整个人如箭射向怪物群。最近里安纳的一只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射出一道暗红光线,里安纳飘然避过,一个翻滚,螺旋形绕著怪物射出的红光,飞到怪物身旁。怪物一时间回不过身来, 安徽11选5走势图里安纳得势不饶人, 安徽11选5彩票网一脚踢在怪物身上。腿力千钧, 安徽11选5彩票平台竟一下将怪物踢开, 安徽11选5中奖查询怪物身不由己横飞开去,碰著其他怪物,使之乱成一团;里安纳却借这一脚的反作用力,稍为改变方向,直向另一处空隙飞过去。怪物群开始形成合围之势,里安纳渐被包围其中,可他有理没理,照样向前冲。他的动作灵敏,身法轻盈,怪物虽狠,却未能将其击杀,反而给他左穿右插,渐渐杀出重围。罗亚娜一看已明其理∶「里安纳好聪明,一早知道彩虹光在城堡空间毫不管用,故此只将彩虹光收於体内,并不用以直接攻击,否则就会被怪物吸收,化解了攻势。现在他用埋身肉搏战术,效果的确比较好。」里安纳就如罗亚娜所想,一路用埋身战术跟怪物拼杀,他知道这些怪物只是先头部队,困著狄芬妮的那个半球体才是大敌。现在他所使的超能力并非他自己所拥有,不知道在哪时候会失效,故此尽量节省能源,方便他之後的战斗。他本身就是一个战斗天才,纵然面对大群怪物,仍然气定神闲。他所吹奏的战曲虽然紧张激烈,可他本人仍游韧有馀,乐曲转折之间丝毫不觉突兀,音色圆滑顺畅,即使他的身体大幅移动,音乐仍没受影响。单以他的一根长笛吹奏,听来竟有如千军万马,夹著雄厚战意和震撼气势,且连绵不断,毫无疲态。罗亚娜听到这音乐,心知这小子的奏乐功力又再进一步。时空界中来自各个宇宙的时空旅者多不胜数,可是如此以奏乐形式战斗的时空旅者却非常特别,怪物们纵曾击杀多名时空旅者,却从没遇过如此音乐,立时大受影响,被音乐的无敌气势吓倒,动作减缓。里安纳把握良机,加速冲出重围。其中几只怪物见他即将杀出包围网,一起飞到他身前,围成一个大圆圈,圈内突然发出绿色萤光,光中竟有电流,以及数不清的时钟、沙漏等各式各样的计时器!它们就带著这个光圈,向里安纳直盖过去。罗亚娜和艾特龙见之大吃一惊∶「这些怪物,竟有自制时空磁暴的能力!」里安纳却不露惊讶之色,事已至此,索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笛音一转,长笛忽然闪出绿色的光芒,直射向那由怪物组成的时空磁暴。长笛中的绿光碰著时空磁暴之际,磁暴竟露出一道缺口,从中再度现出狄芬妮所在的那一块平地。他毫不犹豫,耍杂技似的纵身穿过这缺口,脱出怪物们的包围网。这个镜头虽然只维持了一秒钟左右,却是惊险之极,罗亚娜不禁为他捏一把冷汗。艾特龙却讶道∶「他竟能『中和』时空磁暴的能量!」罗亚娜解释∶「他在第一次进行时空旅程之时,已经吸收了时空磁暴的能量,所以我便教了他一些魔法,好使他能活用这能量,虽然这能量不很强,有时却很管用。但他应该未曾使用过这招『反时空磁暴』魔法,竟能在如此短时间内使出这招,反应快得很离谱。」曾跟里安纳作生死战的艾特龙被这句话挑起了恐惧感,颤抖著说道∶「他心思灵敏而有弹性,创作力极高,加上如此快速的应变能力,他是个一等一的战斗天才。」这时怪物们的包围网被破,它们惊怒交集,立时回身追截。里安纳却从容不逼,全数闪避之馀,并没有减慢向狄芬妮前进之势。从远处望去,里安纳就像是一只发光的飞鸟,在漆黑的空间中以顺滑非常的曲线前进,即将杀入狄芬妮被困的平地范围。艾特龙说道∶「如此下去,他真有可能救出狄芬妮。」罗亚娜皱起眉头∶「还是说不得准,近身缠斗这招直到现时为止都非常有效,当年我也靠这战术胜过这群怪物,可是接著下来发生的事情,我却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怎麽居然会差点被杀。真正的危机还没有出现,现在我们只能替他打气,希望他能成功。」就在罗亚娜一语刚毕之际,她蓦地脸露戒备之色,向著「萤光幕」做了两个手势,一道黄光自她双手落在光幕上。艾特龙知道她这招是用以截听传心术的魔法,不过罗亚娜向来大方,不屑用这种隐秘的招式,想不到她洛u|突然用这招。一旦施术完成,一人一兽都能听见进出监察范围内的传心术,罗亚娜方收手,便已传来一阵尖锐邪笑。笑声尖而高亢,刺耳之极,令人听了心里发毛。这声音笑完之後说∶「这个时空旅者,能力非常不错,没想到近来我们这麽好运,先逮著了一名时空旅者,然後立即又有另一个送上门啊!」忽地传来令一道声音说∶「对呀,可惜我还在吸取这个时空旅者的能量,这个新来的就由你享用棉!」说罢,两声音同时嘻嘻地邪笑。罗亚娜想道∶「有两道声音,其中一道说正在吸取时空旅者的能量?莫非┅┅」想到此处,竟大惊失色!里安纳虽然没有罗亚娜的截听传心术魔法,却直觉感到事不寻常。他已经飞进平地范围,还差约四百米范围便到达困著狄芬妮的半球体。可是他也发现,怪物的攻势突然疏落了许多,只是偶尔从远距离发射光线,却又稍攻即退,再没先前要将他置诸死地的气势。攻势疏落本是好事,然而对比起刚才的猛烈攻击,怪物明显是为了某种原因而收手。里安纳不明其理,但他也十分明白,过分的顺利,很多时反而是急转直下的先兆。而且怪物虽然停止了攻击,却没有归位,而是在冷眼旁观,就像看著将死的猎物一样。凭著他的敏锐直觉,预测推荐他觉得气氛极为不妥,就像是前方已经设下了一个万无一失的陷阱,等待著他踏进去,从此万劫不复。可是眼见狄芬妮就在前方,他决不能,也不会,就此放弃,即使前方是会使他必死的圈套,他仍要向前闯,绝不後退,也不减慢!这时候,里安纳身下的地面,已经变成一片乌黑,明亮的月光照在这地上,竟没有反光,看起来就像一个黑洞,要将他和狄芬妮吞噬。半球体的上方也出现了一双发出红光的邪眼望著自己,他心知危机已至,笛乐虽仍顺畅如常,他心里却已作好准备,等待著可能会将他埋葬的陷阱。可他却没有想过,这片乌黑了的平地,突然散出极奇怪的热气。他心中一动,望向前方┅┅就在他和狄芬妮中间,狄芬妮身前一百米的地面上,现出了两片橄榄叶形状、一片新月形状的共计三片红光,拼起来竟是一张邪恶之极的狰狞笑脸!里安纳、罗亚娜两人大惊失色,同时惊呼道∶「这地面是活的!」里安纳心急起来,加紧吹奏,可就在同一时间,这块「活」的地面忽然伸出无数肉条,向里安纳射去!罗亚娜此时才算明白,这魔物是雌雄同体的两只合拼生命体,一旦落地生根,便会伸延到地上,成了一层外貌和质感都极似普通地面的肌肉组织。而这片肌肉的根源,恐怕是深埋在地底之下,只有当逮著时空旅者,吸食其能量之际,才会露出地面,化为困著狄芬妮的这个半圆球,待得能量吸尽,旅者死去,便又缩回地底。难怪罗亚娜一直搞不清当年是怎样差点丢了小命,她就是受到这些肉条围攻,却找不到核心处,才会落荒而逃。肉条发出的攻势远比之前的怪物强劲,里安纳左闪右避,每次都差点中招,而且当他越向前飞,肉条的攻势就越密集,他已经闪避得相当辛苦。笛乐也开始变得尖锐难听,这不单是因为他顾此失彼,更因为他发觉,当他飞进这片肌肉的范围之时,自身的彩虹光能量竟直线下跌,他知道一定是这魔物在搞鬼。如果是正常人,在这时候或许会先退一步,站稳阵脚重新进攻;可是里安纳却死不放弃──直冲!罗亚娜却见到他这样乱闯,四周已经布满肉条,就像里安纳这光鸟正被一只更大的天蚕以丝茧困在其中,不禁惊慌叫道∶「不!」可是里安纳根本听不到,就是听到他也不会停手。就在里安纳又非常惊险地避过一条肉条的攻击时,冷不防一条肉条从右方飞来,命中里安纳的两只手腕!「!」剧痛攻心,里安纳没法把持得住,双手不由得被肉条带起,他的长笛也因此被抛飞向左方!里安纳正要伸手营救,却绝不及肉条之快,赫见几条肉条从地面伸出来,在空中将里安纳的长笛绞个粉碎!碎片落在地上,竟立即被那层肌肉吸收,消失不见。「我的长笛!」里安纳骇然伸手,这一下他再没法留神,左手被肉条卷著,身形一窒,四肢立时被肉条绑紧,其他肉条亦蜂拥而上,在里安纳四周卷起来,化成一个向前外露的半圆球体,还现出一双红光邪眼。里安纳望去,只见自己跟狄芬妮只剩不到一百米之遥,心有不甘,立即伸手向前,企图夺路而出。虽然彩虹光减退,在他奋力之下仍能拉拉扯扯的走到半球体开放之处,他正要闯出去,不料从这「门户」处竟传来电流,猛将他的伤疲之身震回原位。他苦笑著想∶「完了?」不知是否因为力尽,他的意识开始模糊,就在快要闭上双眼,永远不张开之际,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张笑脸!「狄芬妮!」「轰」的一声,困著里安纳的半圆球赫然震动了一下,差点被炸开!罗亚娜心道∶「终於来了!」里安纳双眼并没闭上,刚才他想见狄芬妮的笑脸,情急之下浑忘一切,想道∶「我现在不能死,即使过後仍要去世,在我未救出狄芬妮之前,我不能死!」他这决心,竟使魔物一向以来用惯用熟,藉以弄昏被困的时空旅者,好使它能顺利吸收彩虹光的催眠能力,破天荒第一次失效。可是里安纳纵能保持清醒,不说他能力大减,长笛已经被毁,又四肢被制,就是要奏乐也有所不能┅┅「谁说不能?」里安纳蓦地想到一个可能性,一个或许只有他和狄芬妮之间才会生效的可能!他徐徐闭上眼睛,就在此时,空中竟响起一阵悠扬乐韵。可是里安纳笛乐已失,还有可能奏出如此音乐吗?罗亚娜一听,惊喜交集∶「这是他和姐姐的──心曲!」这首音乐,正是里安纳和狄芬妮在星光祭典後的那个夜晚,在星空中以不是传心术的独特心灵感应,将爱意化成音韵的奇妙心曲!里安纳想到了,既然两人已然如斯接近,或许当自己专心想著心曲时,能唤醒狄芬妮的意识也说不定。因为罗亚娜一直没告诉他,其实两人想著心曲之时,在旁偷看的她亦能听到心曲的音韵,所以里安纳根本不知道,他只消想著这首乐曲,其他人就可以听见;也因此他根本不知道,这首心曲在此时出现,带来的後果,竟是空前绝後的惊天动地!赫见他全身发出耀目金光,把整个天空照亮,不但如此,就是在时空界之中,有些正好经过的时空旅者也能看见,整个宇宙都在发出金黄色的光芒;而那座不动的发光时钟,竟在金光推动之下,再度以顺时钟方向转动!而在空间内的变化则更剧烈,永恒夜空竟开始放亮,月亮缓缓降下,星宿开始移动;而这一片本来已经毫无生机的地面,竟突然长出许多幼苗,接著急速生长成绿草,然後再出现各式各样的花草树木,在不到几分钟的光景下,除了这片肌肉所幅盖的地面之外,整块大地竟已长出了一片茂盛森林!而这森林之中,更开始出现不同的动物,一片欣欣向荣。这对於魔物来说,却是最大的威胁,一来里安纳身上发出的金光空前强大,肉条虽仍困著他,却吸取不到丝毫力量,因为这魔物使用的是死亡的力量,里安纳的心曲带来的却是「生」的能量,正好克制著它;更甚的,它也感到在肌肉下的地面,那些幼苗亦想爬出地面,这不但会撕开它的肌肉层,更会对它的核心做成致命的伤害,因此它极力想压制著幼苗生长。可是里安纳心曲不断,带来的生机强不可挡,肌肉地面已经开始渗出黑色的鲜血,出现裂痕,裂痕中的花草虽然被魔力压制生长速度,仍顽强的向上生长。魔物至此才懂得惊惧,里安纳的一首心曲,竟扭转了整个局势!里安纳对这片异常景象却视而不见,这刻他心内只有狄芬妮,即使他其实有可能冲出重围,仍只希望心曲能唤醒她。他望著被困在另一半球体内的狄芬妮,心里已略现焦急,不断想道∶「狄芬妮,奶快醒过来吧!」就在这一片混乱之际,天际竟响起另一阵音乐,一阵小提琴音!植物生长速度更快,魔物挣扎得更痛苦,两个半球体开始不成形状;里安纳则脸露笑容∶「成功了!」罗亚娜亦见到,在半球体内的狄芬妮,全身开始发出彩虹光,光亮却不刺眼,甚为漂亮。她身上衣衫飞扬,两束头发亦再现光泽,无风自动;而本已苍白的一张秀美脸容,亦开始回复血色。她在这一刹那之间,已经从濒死的模样,变回一个有生气的睡美人。同时,里安纳听道一段心声∶「我在哪里?好黑、好冷┅┅我好孤独┅┅」这段心声,里安纳听得一清二楚,他不懂得截听传心术之法,却跟狄芬妮有著超越一切的心灵感应。他喜出望外,想不到狄芬妮已经开始回复意识,连忙继续想道∶「狄芬妮,奶快醒过来!」狄芬妮其实只醒了一半,意识模糊,听到心曲虽可以本能地合奏,但听到里安纳的呼唤,却未能醒觉过来。她仍在想∶「这是我俩的心曲┅┅我好像听到里安纳在叫我┅┅里安纳,你在哪里?我好想念你,我现在好孤独,你快来,我很想见到你┅┅」「里安纳┅┅」狄芬妮就在这一刻,抬起头来,睁开双眼!此时罗亚娜案上,狄芬妮的巨轮图样,现出一双红光邪眼;而狄芬妮全身亦被一阵紫电包围。她违反了命运,竟在此时醒过来,因而受到巨轮攻击,理应痛苦非常;然而她脸上没有丝毫痛苦神色,相反竟一阵惊喜,因洛uo醒过来後的第一眼,就看见了里安纳,她朝思暮想的爱人!她不禁「啊」的一声惊呼出来,想不到希望竟能成真,一时间连痛苦也忘了。里安纳同样惊喜交集,想道∶「奶醒过来了!」狄芬妮把他的心声听得清楚,同样想道∶「你┅┅你怎麽会来到这里?」她已经回复意识,也记起自己曾遭遇何种大难,因而担心里安纳的安危。里安纳想道∶「我来见奶。」「见我?」狄芬妮心里一阵抽搐,她已经明白发生在里安纳身心之上的变化,知道他为了自己,舍命犯险,感动得无以复加∶「里安纳┅┅」纵然里安纳现在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全身满布伤痕,一副狼藉不堪的样子,她却觉得现在的里安纳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看得多。里安纳点头想道∶「对,我来见奶,奶是我的最爱,即使有多困难,我都要见奶,我不能失去奶!」「里安纳┅┅」狄芬妮泪流满面,这一刻她只想扑进里安纳的怀抱内,猛地向前疾冲,高呼著∶「里安纳!」里安纳亦浑忘一切,高声说道∶「狄芬妮!」两人一同伸出手来,碰著了那两道曾把他俩震回原位的电流,可是两人丝毫不肯後退,奋力推进,金光和彩虹光分别自两人手中爆发,赫听「乒乓」一声,电流墙居然被两人的无比决心逼碎!怪物不肯放人,肉条仍缠著他俩四肢,两人却连拖带扯,一步接一步,缓慢、艰难却坚决地向对方接近。狄芬妮全身被命运之轮发出的隔空电流缠绕著,她却浑然不觉,全因一颗心只放在里安纳身上;里安纳却还记得狄芬妮仍未打破命运,危在旦夕,心头焦急之极,正要在踏前一步,惊觉缠在身上的肉条正向著反方向拉动,企图把他扯回原位,惊怒下伸出右手,握著左手上的肉条愤然一扯,整只魔物竟传来惨叫声!原来两人如此一闯,正好令怪物受到严重创伤。即使以罗亚娜之能,亦未可以将魔物击杀,反差点丧命,原因是魔物核心一直深藏地底,罗亚娜纵有天大本领亦不能把它找出来。现在却刚好相反,魔物的雌雄两个核心都露出地面,以吸取里安纳和狄芬妮的能量;但里安纳不单没昏倒,更唤醒了狄芬妮,两人如此拉扯著前进,竟使两个核心被拖出地面,核心和肌肉地面之间,只剩下少量肉条连接著。此时两人的距离已经缩短至只有五十米,核心却快要被扯开,露出令人呕心的黑色根部,如此下去魔物只会因核心离开肌肉组织,伤重而死。而这只雌雄同体的合拼魔物,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哄然巨响自魔物发出,铺在地上的肌肉组织虽已伤痕百出,但仍有战斗力的部分,却蓦地伸出无数肉条,以滔天撼地之势,从两人身後汹涌而至,誓要将两人当场击杀。里安纳和狄芬妮两人,都看不见自己身後的光景,却同时看见挚爱身後的危机,一时间急得流下泪来,不约而同大叫著∶「不要伤害他/她呀!」就在他俩大喝之间,两人背後突然爆出发出金光和彩虹光的羽翅,狄芬妮的彩虹光翅更把命运之轮发出的电流逼开。同时魔物再度发出了惨叫声!罗亚娜望向「萤光幕」,却见肉条群竟停在半空,没继续前进。她再细看著,原来那片肌肉组织的其中两部分同时爆开,两团光芒自爆开的肌肉中飞出,化成两只光鸟,分别向里安纳和狄芬妮飞去,而其中一只光鸟飞出来的肌肉,正是刚才里安纳的银笛散落之处。狄芬妮感到有物体接近,直觉地望去,竟兴奋得伸出双手迎向光鸟,喜道∶「我的小提琴!」光鸟落在她双手,在不到一秒钟之间,幻化成握在右手中的琴弓,以及以左手托著的小提琴!同时里安纳亦感到光鸟接近,心有所感,伸出右手接住光鸟,笑道∶「我的长笛!」光鸟变成一根长条,幻化成他的银笛。两人乐器在握,恍如隔世,立即演奏属於他俩的心曲。霎时间,整片大地,包括里安纳、狄芬妮、那只令时间停顿的魔物和其他怪物、因两人心曲而长成的树林,以至於那座两人初次相遇的城堡,都被两人身上发出的豪光包围著。罗亚娜却似看见里安纳和狄芬妮的幻象∶他俩在灿烂绚丽的星河之下,尽情奏乐起舞,无拘无束,再不用理会烦喧俗世的琐事,从两人对望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填满他俩内心的,只剩下温柔的关怀和爱意,只希望从此能靠在一起,生生世世永不分离┅┅两人的幻象旋转著升至天上,两双翅膀结合为一,发出比白昼还要光亮的光芒,而一直被压抑在魔物的肌肉组织下之植物,亦在此时受到感召,纷纷破土而出!「轰隆」一声,就在肌肉组织碎裂纷飞、树木自肌肉下生长出来、魔物发出呱然惨叫、两只光鸟冲出重围,迎向对方之时┅┅里安纳和狄芬妮,已在一片光羽纷飞之间,互相拥抱在一起。魔物的两个核心同时跌在地上,发出砰然巨响,两双眼睛都变得乌黑,失去生命。它一死去,整个宇宙立即再度向前运行,时间效应立时回复原状。同时,放在罗亚娜案上的那个属於狄芬妮的巨轮图样,蓦地「蓬」的一声起火,瞬间化为飞灰。罗亚娜望著这情景,感动得哭出来,喃喃自语∶「恭喜奶,姐姐,你们终於都打破了自己的宿命。」里安纳温柔的抚顺著狄芬妮的秀发,高兴得说不出话来;狄芬妮则紧握著里安纳的雪袍,把脸藏在里安纳的怀里,彷佛从此之後,都不愿意再离开他。一众小动物围绕著两人起舞,似是为两人庆祝。其他围绕在外围的怪物尽数跌在地上,化为飞灰。里安纳在狄芬妮耳畔轻柔道∶「我爱奶。」狄芬妮抬起头来,甜甜的笑著柔声说道∶「我也爱你┅┅」却不料话刚说完,她竟双眼一翻,昏倒在里安纳怀里!里安纳大吃一惊,立即把她放到地上,急叫著∶「狄芬妮,奶怎麽了?别吓我!」可是无论他叫唤得有多著急,狄芬妮竟没有醒过来。里安纳不禁惊惶道∶「罗亚娜,发生了甚麽事情?!」罗亚娜亦是吓了一大跳,她立即伸出右手,一道绿色萤光自右手射到「萤光幕」上,里安纳身上立即出现一丝绿光,落在狄芬妮身上。她自从跟命运之轮一拼,魔法大进之後,竟也能透过遥距视象之术隔空施法。狄芬妮胸前却现出了一个黑色六角星,将绿光隔开。里安纳的震惊简直无法言喻∶「那好像是一种外来的邪恶力量┅┅狄芬妮身上怎会有这种东西的存在?罗亚娜,这是否刚才那怪物所致?」罗亚娜却说道∶「不,这不是那只魔物的所为,而是┅┅」说到这里,竟泣不成声。艾特龙吃惊下走过去安慰∶「别如此伤心,他俩就连命运也可以打破┅┅」说著竟连它自己也失去信心,能使罗亚娜如此痛哭,肯定事不寻常。罗亚娜失声痛哭,摇头说道∶「命运已被打破,洛u鞲扬n死亡?洛uk┅」里安纳一颗心不住向下沉,他望向远在地平线上的城堡,心中尽是说不出的怆惶。因时间再度运行,永恒夜空开始变化,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阴霾满布,一片灰暗。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CBA联赛陷入无限期停摆。鉴于联赛复赛日期难定,在省体育中心体育馆大本营封闭训练两个多月的山东西王男篮,于4月底做出了放假调整的安排,5月10日重新集结。

,,浙江快乐1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