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势图分析

第八回决心(8/12)

点击量:161   时间:2020-06-04 00:11
罗亚娜走进摆放她的巨轮之密室,案上正放著两个命运之轮的图样,左旁的是里安纳的巨轮,右旁的则属於狄芬妮,跟放在後面的罗亚娜之巨轮形成一个三角形。她却没有走到巨轮旁,而是抬头望向左方,讶道∶「我还想叫你来,谁知你竟自己来了。」一道雄壮威猛之极的声音说道∶「想不到奶竟会求助於我这败军之将喔。」罗亚娜苦笑说∶「即使我的魔法有多强,但有很多东西,不是说力量强横就可以解决的。」那声音道∶「我知道奶想我截著里安纳,好使奶可以在破解狄芬妮的命运之轮的时候,把她的位置告诉他。可是我也想问奶一件事情,可以吗?」声音本身威猛之极,语气却出奇地温和,说话者似跟罗亚娜有著深厚的感情。罗亚娜点头∶「你尽管问。」那声音问道∶「即使里安纳能发挥他的潜能,但若然他找到狄芬妮所在,就会破坏他的既定命运,那麽他的潜在超能力就会消失。如此一来,这不就跟一开始就把狄芬妮的厄运告诉他,因而不能发挥他的潜能这结局一样吗?反正他的彩虹光和时空磁暴能量都不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即使他是在没有发挥潜能的情况之下打破命运,这两种能量也可能不会自他身上消失吧?那奶洛u饫n要让他发挥他的潜在超能力?」罗亚娜叹气∶「你真的问中核心处了。你不明白也怪不得你,但时间紧逼,我只说一次,你明白与否我不管。」那声音默然不语,似是认同。罗亚娜说道∶「我在修练魔法的过程中,其实已经回复了一部分在九岁那一年因伤失去的记忆。而在这些记忆之中,其中一件事情,可能足以扭转里安纳和狄芬妮的命运,那就是┅┅」罗亚娜双眼发出兴奋的光采∶「我父亲是一个──没有命运之轮的时空旅者!」「怎麽可能?!」那声音震惊地问道。罗亚娜点头说∶「的确难以置信,可这就是残留在我脑海内的不完整记忆。虽然只得一点片段,但综合起来,大概就是∶父亲本来也是一名普通的时空旅者,後来为了我的母亲,打破了既定命运,因而失去超能力,他的命运之轮也随之粉碎。之後我亲生姐姐和我相继诞生,在这段时间内,除了在进行时空旅程时学得的些微魔法之外,他根本和一个正常人没有分别。直至我九岁那一年┅┅」她的目光飘到老远,目露悲痛的神色,回忆道∶「我家发生了大难,父亲的仇家找上门来,可是父亲的超能力早已失去,如何能挡?母亲被杀,我的亲生姐姐虽然幸保不伤,却也中了永不能解的魔咒,我则受了极严重的内伤,小命难保。就在此时,父亲那早已失去的超能力,竟突然再度发动!」那声音再没有说话,只发出沉重的呼吸声。罗亚娜续道∶「因为这个原因不明的突变,父亲终於击退仇家,却也身受重伤。可是他见我伤势更重,竟不顾一切,抱著我进行了他人生里最後一次的时空旅程,把我带来这里求医,在确定我性命无碍之後才力尽而逝。」原来罗亚娜曾对里安纳提及,那在早年带著她到洛文村求医後逝世的时空旅者,竟就是她的父亲。罗亚娜续道∶「父亲早已失去了命运之轮和超能力,洛u渗酮m回复,再度进行时空旅程?我对此耿耿於怀,一直无法理解。可是同样的事情,既能发生在我父身上,谁又能保证,不会在其他时空旅者,甚至是里安纳的身上发生?若果他从头到尾,根本没法发挥他的潜能,那麽他的命运是否被打破,对他来说一点影响也没有,最後也必定跟姐姐死在一起;但另一方面,若然他在打破命运之前,成功发挥他的潜能,那即使他之後因打破命运而失去超能力,仍有一线机会能在危急关头使他的金色光芒再度展现。当然发生的可能性极小,但这个已经是里安纳能救回姐姐的最後希望,即使近乎不可能,我相信,他也是不会放弃的。」那声音半晌才道∶「原来如此┅┅其实奶也想在里安纳身上,解开你父亲超能力突发之谜吧?」罗亚娜轻笑∶「说对了。」「我明白了。」那声音道∶「那我就全力帮助奶,现在就去截著里安纳吧。」「先此声明,」罗亚娜严肃的道∶「我知道你爱打架,可别伤了他,否则姐姐性命不保!」那声音嘿嘿两声乾笑说∶「我知道了。」「还有。」罗亚娜走向那声音,说道∶「让我在你身上施展遥距视象之术,使我可以观察战况。」说罢,她伸出双手,手中发出两丝黄光,在空中缠绕著。她继续说道∶「麻烦你在许可的情况之下,诱发他的超能力。」黄光过处,映照出一道高达三米的身影,当黄光绕上身影顶部之时,这身影的真面目也显露出来。如此高大的它当然不是人类,却是整个时空界里,恐怕只有罗亚娜才能击败的「时空瑞兽」艾特龙!它竟藏身在罗亚娜的密室里?!罗亚娜施术完毕,後退两步,突然一阵昏眩,差点跌在地上。艾特龙大惊,问道∶「奶还好吧?」语气中带著温暖的慰问,竟没有半点敌意,一点也不像是敌人,倒似是好朋友。罗亚娜勉力镇定心神,微喘著说道∶「我没有大碍,时间无多,快去把他截下来吧。」艾特龙转过身去,却又回头望著罗亚娜,说道∶「答应我,别死。」「嗯。」罗亚娜坚定的点头。艾特龙发出一阵笑声,就自制时空隧道离开了。罗亚娜呆望了好一会,才走到狄芬妮的命运之轮跟前,双手扣成一个三角形,身体缓缓升起,一丝丝耀目蓝光自全身发出,向狄芬妮的巨轮图样伸展。巨轮图样赫然发出强力电流,将蓝光推回去,罗亚娜则脸露痛苦神色,全身蓝光加强,跟电流苦苦抗衡著。※※※※※※※※※※※※※※※※※※※※※※※※里安纳吹奏著笛乐,向著王子的宇宙急速进发,可是听其笛乐失去圆滑柔顺之意,很明显他根本不能冷静。「对不起,狄芬妮┅┅」他心中不断挣扎著∶「现在还想这些做甚麽?!有很多人要死在那场天灾之中,我要赶去救──」「吼~~~~」「咦?!」里安纳吓了一大跳,这吼叫声┅┅?!同一时间,一道红光自左旁切入,猛地撞向里安纳!这下实在来得太急,里安纳不及闪避,仅仅来得及指挥彩虹光挡在身前。可是红光势道猛烈之极,冲撞之下,里安纳赫然被抛飞老远,竟身不由己,跌进一个不知名的宇宙里,红光也跟著冲进去。里安纳毕竟已是能力高强的时空旅者,在下跌同时,不慌不忙的在空中翻身,飘然落在一片砾漠之上。红光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四平八稳的著地,里安纳一看之下不禁大叫倒霉。恐怕连罗亚娜也想不到,艾特龙竟只用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便把离去达十数分钟的里安纳截停。里安纳大急道∶「艾特龙,现在我要去救人,没时间跟你打架,你要打就来日再找我,现在快让路!」艾特龙不屑道∶「你连自己所爱的人都能见死不救,还救其他人做甚麽?」「!」这一句正好打中里安纳的痛处,他不禁词穷起来。他以为只有狄芬妮和罗亚娜才会如此词锋尖锐走势图分析,每每叫他当场语塞走势图分析,却想不到竟连艾特龙亦如此咄咄逼人。艾特龙续道∶「你要去救那些不相干的人吗?只要你能击败我就行了;否则走势图分析,你现在立即去救狄芬妮,我不阻止你。」里安纳惑然∶「是罗亚娜叫你来截著我的?」艾特龙暗里吃惊,怎麽他居然一想就想到罗亚娜身上?却没料到这是里安纳自己心中有鬼所致。艾特龙也懒得理会,说道∶「废话少讲,我倒要看你近来进步多少。」里安纳恍然大悟,笑说∶「我看这个才是真正理由,否则我就真想不透洛ua会听命於罗亚娜这小妮子。」他也想错了,艾特龙固然好斗,但它跟罗亚娜却不打不相识,早成好友。其实当日在灼热大陆上,罗亚娜真的是闹著玩,否则就是有几个艾特龙也要给她烤熟了。里安纳心知一战难免,将长笛放在嘴边,准备吹奏。艾特龙见状叹气∶「你竟真的可以丢下狄芬妮不管?」里安纳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真不想她去世,可是我身为时空旅者┅┅」艾特龙抢接道∶「应该帮助正处於天灾之中的那些平民吧?我知道你这应该不应该的念头已经根深蒂固,说教已经对你起不到作用了。所以,索性放手打一场吧,我就要看看你的信念是否真的强得连爱人也可以放弃!」「既是如此┅┅」里安纳再不犹豫,喝道∶「来吧!」他立即开始吹奏笛乐。一首充满抑扬顿错的战曲自长笛中送出,里安纳立时被一道淡淡的彩虹光包围著;全身衣衫,包括他的领带和特长黑色雪袍,连带著他一头柔顺而有光泽的金色短发,都无风自动,随著彩虹光缓缓飘扬;银制长笛亦开始亮起彩虹色光芒,把附近都照得光亮。最叫艾特龙吃惊的,却是他的眼神竟变得如剑般锋锐,彷佛要在一眼之间,刺穿它庞大的身躯。艾特龙见里安纳附近地上的沙砾都被彩虹光带得微动,不禁傲然说道∶「坦白说,你真的比两个月之前进步了很多,相信只消几年时间,便可以追上罗亚娜,成为全时空界最强的战士。可惜你现在的实力还差劲得很,别说跟罗亚娜比较,就连我,你也未能及得上。就看在你是罗亚娜的朋友份上,我就让你一招。」「你会後悔的。」里安纳还在奏笛,但艾特龙竟听到他的说话。它心里想∶「好家伙,连传心术都给他学了,这小子的潜力当真无法估计。」却见大群彩虹光自里安纳长笛中透发出来,在空中化成两头巨型光鸟。他跳起来,乘在其中一只光鸟身上;另一只光鸟随著笛乐急转,猛向艾特龙进攻,其速度之快竟连艾特龙也差点闪避不来!光鸟飞翔时发出嘹亮的破空之声,如凤凰长啸,居然跟笛乐相辅相成,使彩虹光威力更猛。艾特龙成功闪避过後,见里安纳攻势加剧,放声长笑道∶「好,你的确进步不少,既是如此我也不留手了,开始吧!」它立时全身冒火,把五米内的东西全数烧焦,然後向前後两方各吐出一口火球。里安纳脚下光鸟立时向前疾飞,避开了攻击;另一只光鸟却闪避不及,被一下炸散。不料彩虹光一散再聚,又回复其光鸟形状。里安纳在光鸟跟火球碰撞爆炸时身体晃动了一下,旋即回复镇定,以传心术说道∶「你这种攻击已经失效了,给我见识一下你的真正实力吧。」「大言不惭,小子你别高兴得太早。」艾特龙蓦地仰天暴喝,把附近震个乱七八糟,里安纳只觉吼叫声如海啸向自己迎头盖下,想起当日在灼热大陆上,自己和狄芬妮也曾差点被它的笑声震得内伤,心知不能大意,立时以笛乐迎抗。可他也明白这种无形角力比近身战斗更要命,自己的彩虹光不及艾特龙厉害,长此下去有败无胜,立即改变战略。之前在攻击艾特龙的彩虹光鸟在里安纳笛乐指挥下,不再攻击艾特龙,却改变了飞行速度,藉此控制其发出的破空声音之高低。光鸟飞得稍慢,破空声就变得较低沉,反之当光鸟加速,破空声就会提高。光鸟的飞行速度不定,乍看起来似是里安纳因为分神力抗艾特龙的暴喝而不能准确控制;实情却是,里安纳故意如此,竟让光鸟在空中以不同速度划出音乐,替自己的笛乐伴奏!如此一来,笛音不但不再孤独,音乐也变得更激昂,同时深度大增,登时跟艾特龙的叫声扯个不相上下。艾特龙心里震惊实难以言喻,对其超速的应变能力感到惊惧。它猛地再喝∶「好小子,吃我这招,吼!」里安纳凝神盯著艾特龙,以防它再出新招,不料还是算错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骤上心头,他心里一寒,直觉感到地面有异,立即骑著光鸟向天空直冲。幸而他反应特快,他身下的地面果真突然爆炸,七条火龙猛从地下冲天而起,直追里安纳。火龙温度极高,里安纳虽然避开,仍给其中一条在身前两米擦过的一条火龙灼伤了右颊。他倒不太介意其俊秀仪容被毁,毕竟他不是那种爱美如命的人,反而是那攻心灼热叫他难以忍受。况且再跟它瞎缠,自己就会错失了救人的机会,心中怒意陡升,想道∶「硬碰不得,要出奇制胜。」他左闪右避,躲开七条火龙的追截,自己则乘著光鸟在火龙群中间左穿右插,看似狼狈非常,可他竟还能指挥另一只光鸟,贴地高速向艾特龙进攻。艾特龙看准来势,飘然闪开,不料这回里安纳计算准确,光鸟在艾特龙闪开的一刹那向其闪避方向回转,竟带动地上石砾,夹著彩虹光所发的劲度直射艾特龙!石砾虽小,给彩虹光贯满力度後却不逊於子弹,不但速度快绝,艾特龙无从闪避,照单全收;而且其力度之猛,虽未能射伤艾特龙,却也使他感到一阵剧痛。艾特龙刚定下神来,背部突遭重轰,惨被抛飞。原来碎石只是虚招,藉此掩护从後回撞的光鸟!「可恶!」艾特龙从未试过如此狼狈,惊怒交集之下理智失守,狂向那只光鸟发出火球,誓要将它轰散。里安纳见之大喜,心想∶「露出破绽了。」立即加速,骑著光鸟脱出火龙的围攻,从艾特龙背後向其飞过去,心道∶「对不起都要做一次了,别怪我!」他已豁尽全速,预计即使艾特龙发觉自己偷袭,也必定被炸得暂时失去战斗力,届时便能脱身。不料艾特龙突然回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超级速度向他扑过来,大喝∶「你中计啦!」「糟糕!」里安纳只见艾特龙的右前爪向自己挖来,才明白这是艾特龙要引诱自己进攻的假象。突变来得太快,他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击,只得眼睁睁看著那硕大无朋的右前爪, 安徽11选5投注技巧结实地轰中自己胸腹!奇怪的是他竟感觉不到剧痛, 安徽11选5走势图只觉胸口一闷, 安徽11选5彩票网同时胸口传出「啪勒」的碎骨声, 安徽11选5彩票平台里安纳就这样被艾特龙的反击重伤,抛飞过廿米才著地,复又在地上反弹几次,然後在地上滑行,至近百米处才停下来。这回轮到艾特龙心叫∶「糟糕!」罗亚娜早吩咐它别伤了里安纳,结果它仍是打得太兴奋,错手伤了他,而且伤势非常严重。只见他衣衫和领带都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爪痕,胸部被击至变形,嘴角不停渗血,其脸庞却现出一抹反常的紫红色泽,艾特龙心里叫苦,这一下竟把他打得受了内伤,即使他如何厉害,恐怕亦是一命难保。罗亚娜的传心术从艾特龙心里冒起来∶「傻瓜,我早就叫你别伤了他,现在你看吧!」原来传心术一旦练成,就能隔空传话,对於罗亚娜这等高级魔法师来说,更能向身处其他宇宙的特定人选传递讯息。艾特龙捱了骂倒也不恼,它只担心里安纳是否就这样被自己杀死了。就在此时,它蓦地感到,附近竟吹起了一阵暖风。「这阵风┅┅?」艾特龙身处砾漠,气候虽没有沙漠般极端,却也相差无几,它担心是否有风沙到了。可这阵风却是柔和之极,拂在身上竟觉和暖舒适,同时在空中,竟有闪亮的金光在空中飘荡。正当它疑惑之际,罗亚娜的传心术再度响起∶「艾特龙,快看里安纳!」竟充满了惊讶和难以置信的语气。艾特龙定神望去,却突然发现,那一阵风,竟是从里安纳身上发出来!艾特龙吃了一大惊,立即上前察看,但它心里蓦地感到,里安纳身上正出现了一些它无法明白的反应。正当它收起火焰,走到里安纳身前三米之时┅┅里安纳全身突然发出了一道耀目金光,猛将艾特龙震退几步!正在洛文村一面向狄芬妮的巨轮图样施法,一面观看战情的罗亚娜不禁双眼放光,心道∶「终於爆发了。」艾特龙被这下突如其来的反扑震得全身一阵剧痛,它定下神来,却发现金光耀眼,自己竟不能直视。这对它来说甚为反常,以它的能力之高,就是直视太阳也丝毫不觉辛苦。金光维持了几秒钟之後稍退,艾特龙已经能勉强看见,里安纳身上仍发出比太阳更光亮的金色光芒,全身衣衫竟无风自动,嘴角血液已止,脸色亦回复正常,只是双眼仍然紧闭,看来其意识仍未完全恢复过来。最叫它震惊的,却是那金光带来的变化。这里本是一片砾漠,虽不及沙漠的寸草不生,仍是十分荒芜,没有多少植物生长。然而里安纳身上发出的金光过处,从碎石缝隙之间,竟突然长出幼嫩的绿草,不消片刻竟长得有半人高;除了绿草之外,还有各种花朵甚至灌木,都以超乎寻常的速度生长起来,并向外扩展。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以里安纳为中心的直径廿米范围内,竟变成一个闪著金光的茂盛花园!罗亚娜透过其遥距视象之术观察战况,这时立在她右旁的那块「萤光幕」现出同样的景象,她不禁想起了一件事来∶「当他吹奏心曲的时候,全身就会发出金光,同时附近的植物都会加速生长,难道┅┅?」她却未能再想下去,因洛u侥犰s龙竟发出一阵威猛之极的吼声,接著她看见,艾特龙竟向里安纳直扑过去。罗亚娜心里叫糟∶「这次麻烦了,里安纳的潜能激起了艾特龙那与生俱来的好战兽性,如此下去,对这一人一兽都没有好处,要快点阻止它。」她立即以传心术说道∶「艾特龙,你别胡来,快停呀!」可是艾特龙已经跳起来,身在半空,根本没法停下来;况且就是可以,它也绝不会停止攻击,这只好勇斗狠的时空瑞兽已经被自己的战意冲昏了头脑,要它放弃跟眼前这可能是史上最强的时空旅者一较高下的机会,可比要一炮炸散一个宇宙还要艰难。就在此时,身在金光之中的里安纳,突然张开眼睛。人在死前,会想起各种往事,这个他曾经听过长辈提及,而他仍保有记忆,知道自己被艾特龙击得重伤,似乎亦是命不久矣。一幕接一幕的景象有如幻灯片,在他的脑海中飞快闪过,可是这些景象并非自他出生以来的种种,而是自他进入时空隧道之後所发生的事∶还记得吗?自己曾在无人荒野之中流浪,复又走进无人成堡,八日的孤独,八夜的无援,使自己悲痛莫名,几乎崩溃;却在那时候,从虚空传来她的小提琴音,自己的心透过长笛,跟她以音乐沟通,互相慰问,因而结识了她──时空旅者狄芬妮。还记得吗?自己与她共同发现命运之轮,共同展开时空旅程,星河的壮丽,宇宙的生死,两人都一同看见,为之震撼,为之感动;自己与她共同游历不同宇宙,一起欢笑,一同悲哀,在痛苦与失落之中互相扶持;但自己最忘不了的,竟是在洛文村的星空下,狄芬妮的回首淡然一笑。在激烈的战斗之中,他俩只关心对方,忘了自己安危;在平静的黄昏之下,他俩游览洛文村,共同享受温馨;深夜里,两人共寝一室,望著她的温柔脸容,真希望时空就此停顿;祭典中,两人一同出席,听著她的耳畔丝语,多麽想祭典永不完结。里安纳想到此处,双眼竟瞪得更大┅┅奏著轻快的舞乐,两人在水晶的神圣之光下,忘形地起舞;想著感人的心曲,两人在森林的彩虹光芒里,尽情地玩乐;之後,那深情一吻,那灼热,那甜蜜,叫他永远记得;她红著脸,伏在他怀里,那温柔,那感动,教他终生难忘┅┅里安纳眼里,走势图分析竟全是狄芬妮的影子,温柔的、快乐的、平静的、愤怒的、哀伤的、慌张的、淡然的、满意的、惊讶的、轻松的、失落的、满怀希望的、甜蜜的、欢喜的┅┅带著种种不同的情绪,幻化成一个个不同的狄芬妮,反覆的不断在他眼前闪过,越闪越快,到後来竟像一套动画般,形成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真人模样,赫然像是狄芬妮真的站在他眼前,展露著不同的神情。这一来,里安纳不由得轻呼著∶「狄芬妮。」他尝试伸出手来,想要执著狄芬妮的手;可当他的手到达之时,狄芬妮的影象突然拼散成无数碎片,消失无踪!他徐徐闭上眼睛,眼角却流下一颗眼泪。罗亚娜大吃一惊∶「他哭了!」刚才那些回忆,在里安纳心里有如几个世纪般漫长,实情却是连半秒钟也不到,罗亚娜怎也想不透,洛ub金光中的他竟会眼睛一张即闭,同时流下了眼泪来。而在这紧张关头,艾特龙的爪,也已经到达里安纳身前三米范围内。罗亚娜不禁紧张的叫道∶「里安纳,快醒过来呀!」不知是否听到罗亚娜的呼唤,里安纳双眼突然暴张,此时艾特龙的爪已及里安纳身前两米,艾特龙却感到一阵逼人压力从金光之中传来,接著自己的巨爪,竟逼不得已地停在半空!里安纳赫然已经站起来,仅用一只右手,便把艾特龙那只足可开山裂石的巨爪挡住了!艾特龙骇然後退,但见里安纳在金光中屹立著,身上衣衫和雪袍还在无风自动;一头金发已经散乱,脸上也有一道被自己的火焰灼伤的痕迹,无复原来的俊逸潇洒,却在金光映照之下,平添一股无法言喻的坚毅和沉实气度。变化最大的却是他的双眼,现在他的眼神既不温和亦非锋利,充满了坚定的神采,虽然依旧深邃,却无复以往那种如黑洞深渊的迷惘,反而有如水晶般清澈,精光四射,很难想像在之前一刻他还重伤得要死。但听他平静的说道∶「艾特龙,我要去见狄芬妮,你别阻止我。」他说话时,艾特龙竟觉得附近所有东西都随著其语音震动,可他并没有暴喝,这比他以单手挡著自己的攻击更令它震惊。里安纳微笑著继续说∶「你刚才说只要我去找狄芬妮,你就不会阻止我,可是现在我看嘛,你一定不会如此轻易放我走的了,对吗?」艾特龙大笑著说∶「说得对,你我未分高下之前,千万别想离开这里!」说著又再扑过去,还夹著猛烈火焰,直攻里安纳。里安纳身旁的草木有金光保护,没有被烧焦;里安纳自己则苦笑说∶「我就知道。」说著已经向前疾奔,喝道∶「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去见狄芬妮,就是你也不能!」轰然巨响之下,艾特龙竟被抛飞,在地上翻滚数周方止。然而它没有停止攻势,又再扑向里安纳。罗亚娜听到巨响,望向「萤光幕」,却见一人一兽身影快绝,顷刻间竟互拼了数十招,艾特龙明显落在下风,硬拼之下竟一退再退,每次一进之後,居然後退更多。里安纳却气定神闲,随手轻挥就把艾特龙震退,而他一路前进之下,金光过处都长出茂盛的草木,看来他要击败甚至杀死艾特龙实是轻而易举,只是看他一直不肯出尽全力,可见他纵然心急,仍未失去理智,似乎并不想贸贸然便把艾特龙当场击杀。她心里感激,因为表面上艾特龙是她的敌人,可是实际上它却是她的好朋友之一,里安纳能手下留情自是最好不过。可她心里也明白,艾特龙再不能阻挡著潜能尽发的里安纳多久,自己若不快点破解狄芬妮的命运之轮,反而叫它受苦。她心里叹气,再度专心施法。其实她现在已经几近虚脱,却为了破解狄芬妮的命运之轮而勉强为之,已有性命之虞。她全然不理会,将自身魔法提升至极限,人也漂浮在半空。霎时间,她全身散发出一丝丝悦目的蓝色萤光,向著狄芬妮的巨轮图样伸展过去。图样发出强烈电流,企图反攻罗亚娜,她却死命撑著,不使蓝光後退半分。这招所耗之力远远超过其他魔法,罗亚娜因为催谷过度,嘴角已在渗血,但她仍不肯放弃,宁死不屈。蓝光和电流在空中纠缠,互有攻守,一时间倒呈现胶著状态。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罗亚娜之所以会受了严重内伤,就是因为每次都在最後关头力尽,被电流反击。现在她已经甚有经验,不但蓝光稳守不失,甚至破天荒第一次找到电流中的空隙,立即加强攻势。一时间蓝光大盛,步步进逼,一轮左穿右插之後,竟已将电流逼回去,蓝光还差半尺便会到达巨轮图样之上。「快成功了!」罗亚娜兴奋之极,她终於能够压倒巨轮图样发出的电流,纵然之後她可能会死去,她却毫不介意。可就在成败只差一线之际,异变陡生!罗亚娜自己的命运之轮,竟突然发出极度诡异的红光,无数紫色暴电,猛地击在罗亚娜身上!「呀!」罗亚娜惨叫著,望向她自己的命运之轮,却见她的巨轮正飞快转动,巨轮上现出两片形如橄榄叶的诡异红光,犹如一双冷酷、邪恶的厉眼在瞪著她。因为罗亚娜突遭重击,蓝光骤退,狄芬妮的巨轮图样所发之电流随之扩张,再度落在罗亚娜身上。罗亚娜强忍剧痛,只见两个巨轮都发出令人心寒的红光,竟似两名冷酷无情的执法者联手,誓要阻挡罗亚娜解开命运之轮的秘密。「就算┅┅是我的命运┅┅都不能阻止我!」罗亚娜作出垂死挣扎,企图逼开正攻击自己的电流,怎料两个巨轮都加强攻势,叫罗亚娜完全不能抗拒。狄芬妮的巨轮图样也罢;反而是罗亚娜自己的命运之轮所发的雷电,竟以几何级数不断加强,罗亚娜纵有天大本领亦已动弹不得。赫见罗亚娜四肢的肌肤已经被电流击至焦黑,发出中人欲呕的焦臭,她意识开始模糊,心知自己即将死去,然想起到最後还是不知道狄芬妮遇害的地点,怨愤填膺,尽最後一分力叫喝出心中的不甘∶「就算我要死┅┅姐姐也不可以死┅┅不可以┅┅」「姐姐不可以死呀!」正在剧斗中的里安纳,却似感到异变,脸露震惊和焦急之色,猛地大喝道∶「罗亚娜!」全身金光蓦地如巨网张开,一下落在艾特龙身上。艾特龙见金光及身,却没有任何不妥当的感觉,心下虽然大奇,却还是禁不住要继续战斗,务必要跟里安纳分个高下。在罗亚娜身旁那一块「萤光幕」,却突然透出比白昼更明亮的金光,包围著罗亚娜,并把两种电流完全阻隔!「咦?」罗亚娜迅速回复意识,她心中的震骇比起里安纳实在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可从未听任何魔法师、见任何魔法典籍说过,有人可以透过遥距视象之术,隔空向远在另一个宇宙的目标传送能量。其实遥距视象之术,某程度上来说可以算是一种空间扭曲,把被施术者附近的景物化成魔法能量,突破空间障碍传送回施术者处,还原成立体景象。里安纳的潜能却奇异无比,竟能将自身的能量「黏附」在遥距视象的魔法能量之上,以此将能量送到罗亚娜身旁,救回她一命。里安纳感到罗亚娜脱险,正自安慰之际,突然感到一阵撕心剧痛,不自觉的後退两步。他发现自己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紫色电流包围著,脑海里却浮现出自己的命运之轮。他心里一阵清明,知道因洛u灾v帮助罗亚娜,自己的命运之轮正向他发动「惩罚」,要阻止他继续。此时艾特龙再度攻来,里安纳要阻挡命运之轮的攻击已经十分吃力,复又要跟艾特龙这只耐力超强的怪物作战,纵然他的潜能有多强却也负荷不来,竟被艾特龙逼得後退。里安纳此时已经十分懊恼,艾特龙的好战性格在此时反成了他的障碍,浪费了他很多时间,对它的死缠烂打感到非常讨厌,加上心悬狄芬妮的生死,他已经开始失去冷静,喝道∶「你别再阻我!」一下将艾特龙击得吐血而回。艾特龙却有理没理,继续打斗,现在它的脑里,可能只剩下要分出高下的念头,其他如狄芬妮和罗亚娜的生死都忘了。这边厢,罗亚娜的命运之轮和狄芬妮的巨轮图样继续对罗亚娜攻击,却因为里安纳的力量适时介入,竟未能伤害罗亚娜半分。金光融入罗亚娜体内,她这才发觉这能量比她过往修习的魔法竟强上好几倍,身体一旦接受了他的金光,不到一秒钟之间,焦臭了的肌肤赫然已经回复以往的光滑细腻,内伤亦已急速痊愈,甚至连她已经变白的头发亦一下回复了以往的湛蓝,而老化了的脸容也回复了生气。她竟在这短短的一秒钟之间回复得完好如初!她还未及洛u灾v的变化而震惊,立时发现金光竟不稍退,游走全身之後,全数凝聚在她的胸口之上。她心中一凛∶「莫非是┅┅?」只见胸口处浮起了一丝黑光,却似是不敌里安纳传来的能量,发出「乒乓」的一声清脆碎响,突然消失无踪;接著一道耀目白光随之亮起,连同金光融入罗亚娜体内,竟使她的魔法能量在霎时间增强得无法言喻!同一时间,她的一头深蓝秀发,竟突然变成一片有光泽的乌黑;而她的双眼,也从原来的海蓝色变成深啡色。罗亚娜心里虽只得一个大概,仍不自觉的说道∶「爸爸┅┅」却在此时,她无意中瞥见放在桌子上、狄芬妮巨轮图样旁,那一个属於里安纳的巨轮图样,不禁脸色大变!原来此时里安纳的巨轮图样竟亦现出一双邪恶红眼,还发出无数电流,却没有向罗亚娜进攻,只是集中在图样之上。她当然知道这是里安纳的命运之轮向里安纳进攻,可这不是令她震惊的原因。她骇然发觉,自己竟在一眼之间,把里安纳一生的命运看得一清二楚!之前她虽然能看穿里安纳的命运,却不表示她可以连每一个细节都清楚看见,而且就是要看出他下一趟旅程的目的地,也要花上几分钟功夫才能看清。但这仍不是她震惊的理由,即使没有这次突变,相信她假以时日,魔法修为日深之後,也能达至同样的成绩。真正令她震惊的,是里安纳今後要面对的命运!「太┅┅太残酷了┅┅」罗亚娜蓦地流下两行清泪,悲呼著∶「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呀!」她不顾一切,发狂地将自己刚增强了的魔法能量送出去,务必要在最短时间内,破解狄芬妮的命运。她自己的巨轮再度发出强烈电流,甚至比之前还要强烈,连墙壁也被轰得裂痕四起。罗亚娜感到电流及身,竟死不放弃,猛地喝道∶「即使是命运,即使我不可以再当时空旅者,也绝不能阻止我!」一语刚毕,她背上赫然爆出了一对白色光翅,将电流悉数轰散!光翅稍现即逝,同时她的命运之轮突然发出一下爆碎声响,巨轮竟突然停止转动,失去光泽,还出现了一条宽深的裂痕,划过了整个巨轮表面。她感到一阵昏眩,知道自己力量已在离体而去,然而想起狄芬妮的生死,一股坚强意志支撑著她,想道∶「爸爸做得到的,我没理由做不到。」她再度发狂催谷魔法,在她只惦记著狄芬妮的安危,浑忘自身清况之下,她的魔法居然没有丝毫减弱,身上发出无数蓝光,一下就把狄芬妮的巨轮所发之电流逼回去。蓝光触及巨轮图样,图样立时静止下来,而罗亚娜也看见了狄芬妮最後所到之处。「我见到了,可是这处满布怪物的地方,到底是哪儿?」她立即望向这地方的四周,希望看见一些东西,能辨认出这个空间的所在。此时,里安纳和艾特龙都已经遍体鳞伤。原本里安纳的潜能比艾特龙为强,可是他既要挡著艾特龙的疯狂攻击,又要压止命运之轮在自己身上所做成的伤害,腹背受敌之下,只能跟艾特龙拼个平手。里安纳已然非常焦急,他知道时间无多,他已经耐不下去,即使自己并不知道狄芬妮的位置,也总比现在被这猛兽瞎缠为佳,他不禁喝道∶「你还要阻著我吗?快停手!」得到的回答,是艾特龙放出的火龙,再度将他灼伤!「你┅┅」里安纳气得说不出话来,却在同一时间,他心里起了一种极度不祥的预感。他望向天边,骇然发现这一剧斗,竟已花了差不多一小时的时间,而狄芬妮的性命,只剩下不到半小时!「狄芬妮┅┅」里安纳感到,他的最爱即将离他而去,一种前所未有的决心蓦地填满他的内心,他突然仰天暴喝∶「狄芬妮奶别死呀!」说著,他身上金光突然盛放,光亮得连太阳亦为之失色!就在这个时候,罗亚娜也看见了一座建筑物,足以确定狄芬妮所到之处!「是这里了!」罗亚娜明白,这时候里安纳和艾特龙已经打得疯了,对他俩以传心术说甚麽都没有作用,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亲自去阻止这场战斗。她没有犹豫,转身挥手,打开了通往时空界之门。已经破坏了自己的命运之轮,本应失去穿梭时空之能的她,竟丝毫不受影响,甚至还进步了许多,凭著以往完全想像不到的高速,在几秒钟之间,竟已飞进里安纳和艾特龙身处的战场!这时候她还距离里安纳和艾特龙有大概一里之遥,只因自己在空中,所以能看得一清二楚。只见艾特龙浑身是伤,嘴角渗血,火焰不及以往的猛烈,明显它的伤势相当严重;反观里安纳,虽亦满身伤痕,但一双凤眼精光湛然,眼角流出的眼泪随身上如火金光飘上半空,身旁的地面随著其金光发放,竟长出一片茂盛森林。罗亚娜一看便知,里安纳的能量已达史上空前强大的地步,再让他俩多拼一招,艾特龙都会有性命危险,正想飞到中间截著他俩之际,艾特龙竟已跳起来,向里安纳直扑过去;里安纳眼中闪过一片厉色,嚷道∶「别阻止我救狄芬妮呀!」说著亦直扑过去,身上金光随之而起,在空中形成了一只巨鸟模样。罗亚娜大吃一惊,急喝道∶「不!」里安纳人未到,其金光所化之巨型光鸟已将艾特龙吞噬。艾特龙竟觉一阵慌怯,它这才感到里安纳的力量已经强大得无法想像,它原本那无穷的战意被这无敌气势所压,一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它从来未感到过的死亡威胁。可是它还未及抽身而退,里安纳已经飞到它身前!「给我滚开呀!」里安纳反手一拨,竟将艾特龙扫得吐了一大口鲜血,如箭飞开,以极高速撞向一座山峰边缘!罗亚娜大吃一惊,同样以超级高速飞往营救,恰好在艾特龙快要撞上山峰之际把他挡著,免它被摔成肉酱;可里安纳这一轰的劲度居然大出罗亚娜意料之外,她逼得以左手按著山壁,将馀劲尽卸在山上,山壁赫然露出如蜘蛛网的巨大裂痕,摇摇欲坠。虽然把馀劲卸掉,罗亚娜仍感到浑身痹,一时间她竟不能再飞行。她喘了两口气,惊见里安纳已经夹著无比冲势,在空中「撞」开了通往时空界之门,直飞而进!罗亚娜的心跳差点停止,心道∶「最後┅┅仍然失败了。」原来里安纳这一举动,都还没有打破他既定的命运,一切早已注定,即使他真的希望救回狄芬妮的性命,到最後仍会因为太心急,不知狄芬妮所在而在时空界乱闯,致错失了救回狄芬妮的机会。罗亚娜命艾特龙截著里安纳,也有要它在自己解开狄芬妮的命运之轮之前,绝不让里安纳离开之意,否则过後就再没法及时找到他。想不到一切的努力,都要化为泡影。艾特龙虽然重伤,仍未失去意识,突然尽最後一分力,以传心术对里安纳说道∶「你知道狄芬妮在哪里吗?!」说罢就昏了过去。里安纳本已飞进时空界,即使他不知道狄芬妮在哪里,仍要尝试尽最後努力去找。艾特龙的语气,听来竟像是知道狄芬妮在哪,虽然他不想浪费时间,仍禁不住回头。就是这一回头,终於改变了他的命运!赫见艾特龙身後,正有一名少女把它扶持著,虽然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不同,他却知道这少女正是罗亚娜。他见她伤势尽愈虽然高兴,却不料她突然在此出现,是否表示她已经破解了狄芬妮的命运之轮?他不由得停下来,看罗亚娜如何说。两人距离极远,根本没可能以普通方法说话,罗亚娜於是用传心术道∶「姐姐的确是到了城堡空间。」里安纳不明所以∶「但我看过了,她不在┅┅」罗亚娜说∶「城堡後地平线上,有一处普通时空旅者看不见的空间障碍,姐姐就是被困在那里。」里安纳这才想起,当日星光祭典之前,在时空历史图书馆里,曾跟狄芬妮读过一本关於时空界各种危机的古籍,罗亚娜在那古籍上留下附注,说明在古堡後方的地平线上,隐藏著一道只有能力高强的魔法师才能看见的空间障碍,罗亚娜曾经进去探索,还差点丢了小命。他不禁捏一把冷汗,若非自己这一回头,他决计想不起,城堡空间还有这等玄机的存在,盖因今早在那里搜索之时,根本没发现那空间障碍。一想起狄芬妮被困在这处连罗亚娜也没法应付的魔域,他更是心急如焚,就要立即赶去。罗亚娜在此时说道∶「艾特龙被你打成重伤,我不能放下它不管,所以接下来的,就要你独自一人去面对。」里安纳点头道∶「只要还有一分希望,我都不会放弃。替我对艾特龙说声对不起。」这时他也想通洛us龙会拼死缠著他,心里不由得一阵内疚。罗亚娜说道∶「那你快去吧。还有,告诉姐姐,我刚想起了我被带到洛文村之前的真正名字。」她顿了一顿才说出来∶「狄美茜亚其实并非我的『姓』,而是我的『名』,我的真正名字,唤作狄美茜亚.菲奥娜。」「菲奥娜?!」里安纳大吃一惊,如此一来,罗亚娜岂非是狄芬妮的┅┅?罗亚娜微笑点头。里安纳心里一阵清明,终於明白洛u麂r会豁命帮助解救狄芬妮的厄运。他点头一笑,说道∶「我一定会把奶姐姐救出来,奶放心吧。」说罢,他纵身一展,一下就消失在时空界里,而那被他「撞」出来的时空隧道,也立时消失无踪。罗亚娜望著他远去的方向,心知自己再帮不上忙,唯有念了一句咒语。她身上顿时发出豪光和灼热,竟烫得本已昏迷的艾特龙立即醒过来。它张开双眼,骇然发现自己竟已身在时空历史图书馆的第七层密室里。它一看立时吓了一跳∶「罗亚娜的命运之轮裂开了!」罗亚娜在旁说道∶「可能命运之轮本身也有人性和互相沟通的能力,知道我即将破解姐姐的命运之际,我的巨轮竟企图把我杀死,以维持原有的命运。我不得不跟的命运之轮对抗,结果我打破了自己的命运。」艾特龙虽然气若柔丝,意识仍然清醒,闻然大骇∶「而奶还能穿梭时空,以及使用刚才的瞬即空间转移之术,将我带来这里,难道┅┅」罗亚娜未等艾特龙说罢就接上去∶「我想,爸爸能力恢复之谜,我已经解开了。」「那麽,」艾特龙说道∶「奶为甚麽不去帮他?单靠他自己一人,可以吗?」罗亚娜摇头道∶「我不能放下你不管。再说,刚才在空中把你截著的时候,里安纳那一击的馀劲,早已┅┅」她一口气接不上来,竟突然「哗啦」一声,吐了一口鲜血。艾特龙吃了一惊,这才明白,原来罗亚娜为了救它,竟也受了不轻的伤势。罗亚娜苦笑道∶「放心吧,既然不用摧残自己,这伤很快就会回复过来。」她望向自己已被破坏的命运之轮,喃喃自语∶「里安纳,你一定要把姐姐救出来┅┅」就在此时,从飘渺的虚空之中,竟响起了一声震人心弦的呼叫声∶「狄芬妮!」罗亚娜吃了一惊,立即再打开遥距视象之术。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